蔣濟翔》忽聞河東獅子吼 拄杖落手心茫然

蔣濟翔》忽聞河東獅子吼 拄杖落手心茫然

【愛傳媒蔣濟翔專欄】知名出版家傅月庵老師,近期出版詩人周夢蝶先生《夢蝶全集》,保全周老——絕唱猶在人間,其大文談到,詩人周夢蝶老先生答客問:何以不婚?周老說出謔而不虐經典戲詞:歡樂有限,後患無窮。令我忍俊不禁。

近五天,為避緊繃疫情,已連續三日,長征山海之間。老佛爺昨帶孫辛苦了,今起床,不顧我昨不小心把腳踢到門邊,小指頭血濺三尺,問道:可以開車了吧!

才聞「後患無窮」,我能說不嗎?一邊咬牙開車,一邊咀嚼周老的話,難怪我牙齒都磨平了。為什麼?因為從結婚以後,就是咬著牙過的。嘻嘻,冷笑話!

山上,涼風習習,心曠神怡,凝神遙望,一個畫面,卻是兩種情境,左邊猴山蒼蒼,右邊紅塵十丈。我想起三毛的《滾滾紅塵》中:红塵十丈,茫茫的人海,竟還是自己的來處。

猴山指南宮前台階兩邊石柱上,也分別刻有:且拾級直參紫府 乍回首已隔紅塵。

俯仰往事,紅塵七十年裡,一歲時,國共爭戰,母親用擔挑著我和小哥,流離萬里逃難,翻過一座座大山,追尋父親部隊的路徑,團聚後,卻集中羈留在越南富國島近四年、返台住的是美援野戰似烤箱的鐵皮屋眷村、中學畢業後,急急進入軍校,以減輕家裡負擔,合併軍旅三十二年,生涯忙碌,身心俱疲。

所以,一直以來,內心甚嚮往陶淵明式的晴耕雨讀,山雲林壑,冀盼登高回首時,能毫無留戀的,忘卻三毛口中的紅塵來處。

退休下來,此一宏願,一則是自己老來心臟狀況欠佳,二來,是那個“後患無窮”,永遠的反對黨阻斷,此議草草做罷,翻盤無門。

前些時,眼角略有發炎現像,老佛爺硬稱是划手機太多。今驅車上山,㩦有「江南才子」之稱,書藝名家陳定山先生「春申舊聞」,以為消磨備案。

書是真好,唯懶散如我,常一書未完,又讀一書,致「春」書如紅樓夢般,至今僅閱大半,書猶如此,自然一世狼藉,老而無成。

萬山俱靜,清風徐來,唯剩林間松鼠嘎嘎作響,還有店家老貓,伏旁憐我孤悶,但盼疫情早日飄離逝去,再和談風蘊藉,屢有新意,聽之忘返的老友們,喝杯不老咖啡,相忘形骸,嘯聚山林。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