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連童話也寫不出來的邪惡!

黃文博》連童話也寫不出來的邪惡!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字典裡找不到夠匹配的詞,足以形容她的離譜行徑,那些負面的形容詞如陰險、冷血、無情、歹毒,已經難以表彰她的言行。

或許,我可以從歷史中尋找類比的對象,而且必須是女性。武則天跟她相比,只不過自命不凡,還不會像她一般當民眾是草芥。慈禧太后跟她相比,充其量貪戀權勢,並沒有像她這般視人命如螻蟻。

橫跨中西,貫穿古今,唯此一人啊!

用暴君二字差堪形容,但卻不倫不類,畢竟,這裡標榜民主,她既非君王,暴君的說法豈不⋯⋯等於把她捧成「君」?她毫無君子風範,用君形容她,有辱歷代明君與君子。

恕我淺陋,針對一個作賤了人民的統治者,我實在找不到更適合的字眼。姑且用暴君吧!

我想找出一個類似的歷史人物,來證明暴君並非千古一人,如果前有古人,就不行隨便冤枉她。然而,搜索枯腸,絞盡腦汁,了無發現,她果真縱橫千古第一人。

左思右想,終於在安徒生童話裡找到了一個有點類似的角色,雖屬童話大師創作的虛擬人物,但兩相印證,差堪比擬。

看過「踩在麵包上的女孩(The Girl Who Trod on the Loft)」嗎?

自小驕縱,毫無同理心的女孩英格兒,從小就展現了折磨昆蟲、虐殺動物的本領,她眼中只有自己,心裡沒有別人。年紀稍長,到富豪人家做事,更是狐假虎威、目中無人。

一日,富豪送她一條麵包,要她回家探視母親。她途經泥濘水坑,不願踩髒鞋子,不假思索地把麵包丟進水坑,腳踩著麵包,高興用麵包代替美鞋吸收了泥水,完全沒有想到母親許久沒有吃到鬆軟白嫩的麵包。

現世報來得迅速,英格兒此舉觸怒了靈界,她還來不及踏出髒水,就掉入深不見底的水坑。她的雙腳牢牢嵌進麵包,從此永遠困在魔境,滿身髒臭,飽受報應才。

故事大意說完了。簡短的故事中,英格兒母親對她說的話是最大看點:「小時候妳總是踩著我的圍裙,而今後妳可能踩著的,是我的心。」

知女莫若母啊,英格兒作賤麵包,一腳踩在母親心上,同時也一腳踩穿母親的縱容。沒有母親無條件的放縱,哪有英格兒無差別的作賤!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