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論台灣疫情的「理性與感性」!

程富陽》論台灣疫情的「理性與感性」!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20世紀的1995年,一齣由國際知名台籍導演李安所製導的《理性與感性》,曾一舉榮登當年英國電影學院獎的11項提名以及最終的3項獲獎;該影片並在隔年膺獲18屆奧斯卡包括最佳影片、女主角及原著改編在內的7項提名,此片也被咸認為是英國在18世紀最偉大女作家奧斯汀,其作品被改編成電影的最佳成功代表作。

但當時間轉場至21世紀的第一個10年即將結束之際,另一齣「理性與感性」的戲碼卻正在台灣上演;不同的是,前者是藉文學優美的筆觸與面對現實卻仍能忠於內心的選擇,揭露愛情曼妙多折的生命篇章;而後者卻是混雜著政治權力的思慮與決判,暴露的只是理性感性俱乏的固執,與顯露對生命的冷酷與無情。

前者的戲劇藝術張力,已由電影藝術最高殿堂賦予應得的榮譽,後者孤注一擲的賭徒式劇情,則猶待時間的回應;不知最終上帝賜予的,會是榮譽的徽章?還是獨夫的封號?

在上個世紀李安版的《理性與感性》,我們看到的是奧斯汀藉兩個性格迥異的姐妹,以理性和感性處理感情的矛盾與爭扎,雖然跌跌撞撞,一波三折,但終究靠著善良的本質,覓得良緣的完美結局。

但在今日台灣版的「理性與感性」,我們卻任由政府引導陷入一場世紀疫情的漩渦中,既無法以理性分辨取得擺脫疫情的藥方,也無視民間感性表達協取疫苗以遠離疫情的熱情;我們張眼看到的,只是當權者對專業諫言的傲慢態度,我們舉目所見的,只是權力者對民間訴求的冷酷回覆;我們聽聞的,只是從執政者口中冷漠迸出疫情死亡的殘酷數據。

從中研院院士陳培哲因批評國產疫苗的科研不足,引發綠營及其側翼群起圍剿,到朱敬一院士建言對疫苗應作科普式的說明,絲毫無法引起高位者的重視與自省;從媒體人陳文茜引證美中積極對有效疫苗的施打,方是解決疫情當務之急卻遭嘲弄,到作家龍應台揭露官僚體系在面對人民死亡所呈現冷淡態度感到憤慨時,得到的依舊是極度漠視。

從醫療專業不斷倡議的理性陳述探討,到社會階層接續的感性熱烈呼籲,卻千篇一律從政府團隊得到的回覆,俱是如總統府:「對陳培哲院士離開國家疫苗研究團隊感到不解。」那千山獨行式的高傲;及台灣已深陷疫情災區之中,防疫指揮官猶對外媒投書:「台灣是全球防疫最成功的國家之一,希望把台灣的成功經驗推廣到全球,以確保所有人都享有高品質的醫療衛生服務。」此等似晉惠帝式「何不食肉糜?」的荒唐笑話。

我們赫然發現,原來這齣在台灣上演的疫情「理性與感性」,參演的竟只是一般公民的角色,政府倒成了看戲的,他們也許還沒到翹著二郎腿的可笑節奏,但卻仍顯一副悠坐高臺,兼具作品改編與導演角色的姿態,一面指評劇中的背景藍天太多,綠地太少;一面斥責劇情角色缺乏共體時艱的演技,沒能跟著政府屁股後面亦步亦趨;他們既闇嫉理性戲碼情節與之意識殊途,又忌憚角色感性呈現無法與之主觀同歸;只好放任那些由他提供戲票入場的1450,權充鬧場的劇評人。

看來,台灣執政黨想要拍的戲碼並非「理性與感性」,而是一部「奴性與蠢性」請跟我來的影片;可惜,他們無法讓優質的演員盲從配合演出他們想要的內容,他們既無法編寫出一部如奧斯汀筆下那史詩般流暢幽默,撼人心扉的溫馨故事,自然無法塑造大眾所信服追捧的偶像明星,只能等而下之的唆使一批反智跟風者,一昧的瞎捧議論他們這部自導自演的荒謬編劇;可惱的是,這種劇情還要持續在台灣上演下去;我想,不只正深陷台灣疫情之苦的民眾看不下去,就算當年播導此片的李安大導演,此刻看到此情此景,恐怕也只能哭笑不得,徒嘆唏噓吧!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中研院官網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