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秉儒》台灣有一群人超像義和團!

楊秉儒》台灣有一群人超像義和團!

【愛傳媒楊秉儒專欄】最近看到了一些政治光譜偏綠的同學對我的評論,說我不學無術、說我品性惡劣,還有說我醜的,好啦!美醜的評論標準因人而異,我醜到無以復加,連狗都嫌,連我養的貓都對我嗤之以鼻,這樣各位滿意了嗎?

當然啦!批評一個人的美醜,是屬於個人主觀認定,在法律上或許告不成。但是,公開批評一個特定對象「品性惡劣」、「沒有比他更噁心的人」,卻又沒有相關事證可以佐證公評,我想,您需要先去做個筆錄吧?不要說我自己對號入座喔!該拿到的臉書對話截圖我都已經拿到手了,只差要不要公布而已,前後對照起來,你們自己做筆錄時自己去向承辦的警員還有檢察官好好解釋解釋。如果我興致大發,真的想提告的話。

另外要向所有曾經熱心分享我所製作的梗圖與文章的臉書好友們說聲:「抱歉!」原來各位在他們眼中,都是我一個人創造出來的「假帳號」與「分身帳號」,那些曾經標註秉公處理或是秉公不處理的臉書好友們,他們認為都不是活生生的真人耶!這還真是委屈各位了!

很想告訴這些同學們,我也知道你們安排了好幾個內線潛伏在我的臉書好友群裡,隨時向你們回報我的最新動態,好讓你們草人插針。

其實,我只是和你們的政治信仰不同,而我說的話、做的梗圖、寫的文章讓你們沒辦法反駁,所以你們私自替我貼上一塊又一塊的負面標籤,只是試著讓你們自己認為,你們的批評更有正當性,因為和你們有著相同政治信仰的人,會認同你們,會陪著你們開罵。

那麼,回到那些罵我不學無術、說我品性惡劣的人們,請你們仔細的舉證,你們真的能指出我不學無術、品性惡劣嗎?不,你們罵我,只有一個理由:「因為我拒絕了你們的政治信仰。」

可是,因為這樣,就要把我視為仇寇嗎?真正的民主國家,人民與在野政黨本來就該站在政府的對立面,檢視執政者的一切施政作為,做得好就鼓勵,做不好就提出針貶建言;盲目地追隨執政者並且攻擊監督者,這根本不叫民主,反而是另一種形式的極端獨裁。正如同100多年前的滿清政府一般。

「庚子」與「辛丑」或許真的都是極為不祥的年份。1899年(光緒25年),義和團高喊著「扶清滅洋」、「神助拳、義和團,只因鬼子鬧中原。勸奉教、自信天,不信神佛忘祖先。」這樣慷慨激昂的口號,手裡拿著長矛大刀,和滿清政府聯合起來發動了「庚子拳亂」;然而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洋槍洋砲在1900年(光緒26年)8月15日,「八國聯軍」攻下了北京城,慈禧太后倉皇出逃,在最後關頭還是拋棄了義和團,甚至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義和團身上,八國聯軍軍事行動,以清政府與總共十一個國家簽訂《辛丑條約》為終。義和團的「庚子拳亂」最終宣告失敗。

而歷史總是以非常弔詭與諷刺的方式輪迴上演。120年後,同樣是「庚子年」的2020年,新冠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席捲全球,當時臺灣島上有著一群人,跟著民進黨政府高喊著「臺灣價值」、「臺灣難波萬」、「Taiwan Can Help, and Taiwan is Helping!」、「臺灣人可以靠氣質戰勝病毒」這樣的口號,赤手空拳地想要對抗這詭譎多變的新冠病毒。

可是,新冠病毒沒有被植入AI人工智慧,它聽不懂口號,不會分辨你的政治光譜是藍,是綠,是紅,還是白;它只會「趁你虛,要你命」的發動無差別攻擊。

在這同為「辛丑年」的2021年,沒有足夠疫苗防身的臺灣終於被新冠病毒攻陷;這次,新冠病毒會跟臺灣簽訂《辛丑條約》嗎?我希望它會,可是我知道它不會。

觀今宜鑑古,無古不成今。可惜,正如十九世紀日耳曼哲學家黑格爾說的:「歷史給我們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得到任何教訓。」

行思至此,除了默禱祈福,也只能無奈長嘆了。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