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秉儒》少了第一段的馬丁.尼莫拉《懺悔詩》

楊秉儒》少了第一段的馬丁.尼莫拉《懺悔詩》

【愛傳媒楊秉儒專欄】這是拜登政府新設立的「中國事務部門」主管Laura Rosenberger 的推特帳號主頁,她引用了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於二戰後,在1946年以德文寫成的一篇懺悔詩: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黨員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黨員。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很耳熟能詳,對不對?可是⋯⋯有點奇怪,怎麼好像少了第一段?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I remained silent;I was not a communist."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員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這麼有名的一首馬丁.尼莫拉《懺悔詩》為什麼Laura Rosenberger會獨漏了開頭的第一段呢?

能夠受到拜登青睞,絕對是萬中選一的美國菁英,美國菁英真的會在無意中犯下這種錯誤嗎?是不小心的無心之過?還是故意的,為求政治正確的刻意為之?

這些美國菁英到底在怕什麼?在避諱什麼?還是說,他們依舊懷念約瑟夫.雷蒙德.麥卡錫參議員、約翰.埃德加.胡佛局長、還有前美國中央情報總監——艾倫.杜勒斯為美國帶來的那個「美好年代」?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