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解篇》為陳培哲、楊志良反駁那些學者

蹇解篇》為陳培哲、楊志良反駁那些學者

【愛傳媒鼎震繼評論】師大東亞系教授范世平,上星期投書媒體宣稱國產高端疫苗就是「台美疫苗」,用的是美國支持的技術,美國一定會承認,並點名公開批評陳培哲、楊志良等人,明知道國產高端疫苗起步晚做不完三期實驗,去年不發表意見,今年拼命抹黑阻擋,怪罪陳培哲前後言行不一。

原本不想再對疫苗的事發表評論,可是看到這位范教授如此說話,真好奇如何為人師表呢?

先說「台美疫苗」的成功與否,美國一定是看做出的三期實驗結果如何,才會決定是否支持高端疫苗。簡單說,高端必須做三期實驗,但是結果好的話,的確有機會在三期實驗結束前,得到美國政府相關單位認可,像是莫得納疫苗的情形。但絕不是三期如何都不知,或只想著用免疫橋接,想當然耳推估三期結果一定好的這種抄捷徑方式,取得美國認證。

果不其然,陳培哲說話了,中和抗體的效價,不能橋接到疫苗的保護力(照片取自中研院官網)。CureVac的疫苗第三期臨床試驗,保護效果未達WHO訂下疫苗要能被認為有效至少要具50%保護力的標準,但CureVac在第一期臨床試驗,疫苗受試者的中和抗體效價也很高,「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中和抗體的效價不能橋接到疫苗的保護力,所以CureVac沒有取得認證授權。

再說楊志良吧,他今年二月在中文《科學人》上有一篇文章說明要有三個階段、三期實驗的重要性。因為每一期實驗都有每一期要達成的目標,以及大致需要的時間。楊志良也說研發疫苗是最重要的工作,是對付新冠肺炎最有效的方法。做口罩、幫助其他國家,這是低階技術,只能勉強幫忙其他國家在口罩一時生產不及下,幫點小忙,實在不能算是什麼重要工作。這怎麼就被這位范教授說成是事前都不發聲呢?楊志良可是從去年就一直在說話啊!最重要的話就是提醒疫情指揮中心要廣篩、普篩!

這位范老師最讓我好奇他能當老師的原因是:他說陳培哲、楊志良在高端疫苗二期實驗解盲前,大張旗鼓反對。這不是要引導大家質疑陳楊二人居心不正吧?范教授錯在那裡?做一件事快做完時,發現不對了,正確反應是什麼?很簡單,就是承認錯誤,重做一次。這不叫善變,也沒必要從一而終。再來,當你參與一件事,原先大家說好,要達成什麼樣的目標,才能接著往下做。結果,做到一半,有人說,我們不要全部完成目標,昧著科學小心求證的過程,要宣稱某件事完成,可以上線作業。你會選擇怎麼做?有良心、有理想的人會說,我不參與了,而且會告訴周遭,我曾參與的團隊做事不完全,他們說的話要打折扣。

這麼容易想到的事,實在不用動用范教授出來開示吧!也不需要動要側翼、網軍出來洗版吧!我想大家都支持國產疫苗,也對我們國家能研發疫苗感到振奮。

但是,沒必要政治權謀、金錢算計到這種程度!真要支持國產疫苗,就該讓他們循正當方式做第三期實驗吧!對付新冠肺炎,特別是未來可見的許多變種病毒株,國產疫苗絕對可以使上力、幫上忙的。但是揠苗助長,拿未成熟的東西強迫別無選擇的國民施打,要是保護力未達50%以上WHO標準,根本稱不上是疫苗,那可真是貽笑國際,讓臺灣在國際社會抬不起頭來了。

最後,談談免疫橋接。因為關於這點,東吳大學退休的吳正文教授跳出來護航免疫橋接,用以取代三期實驗。這個論點和陳建仁、疫情指揮中心、民進黨高層所決定的路線是一致的。撇開對政黨的好惡,我們看看免疫橋接的說法是怎樣的。為了因應疫情的快速擴散,擺著現有的疫苗不用,還要繼續有對照組(打安慰劑)的實驗,這效率似乎太慢,也太不人道(亂打沒保護力的疫苗才真不人道)。所以呢?怎麼做橋接,白話就是,怎麼做你會知道有效,可以讓大眾打疫苗會是重點。

食品藥物管理署發佈的說法是:「…採用免疫原性(中和抗體)作為替代療效指標,衡量國產疫苗誘發產生的免疫原性結果是否與國人接種國外已核准EUA的疫苗相當,作為支持國產疫苗療效的佐證…」。重點來了,就是中和抗體。中和抗體變成是一種衡量指標,但是如果這個指標失效呢(陳培哲已經跳出來反對這個指標)?也就是這個指標看來成效很好,但是實際上的防護力並不夠好(前述的CureVac就是如此)?這應該是科學的問題,容不得商量,我要跟大家報告的是:這中和抗體的指標,這種橋接方式,國際科學會議上還在評估爭論。所以這也是美國不接受高端疫苗用免疫橋接取代三期實驗,並不會給高端緊急授權的最重要原因。這絕不是疫情中心莊人祥一句「美國比較保守」就可以解釋。

再回頭說,科學上的爭論可以繼續討論下去,但是不表示,我們國人只能施打現階段的高端疫苗。這也不等同,在「我們要有自己疫苗,以免將來受制於人」的偉大愛國情操號召下,我們只能接受這種保護力未知的高端疫苗。

作者為理科博士、蹇解篇作家。

照片為衛福部官網截圖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