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除了立場,我能相信什麼?

黃文博》除了立場,我能相信什麼?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我現在不要你這位朋友,是不想以後你把我當敵人。

拜登喪犬,蔡英文發文致悼。值此台美「非同盟戰略合作關係」如膠似漆之際,你贈我疫苗,我悼你犬憂,兩想往還,互送秋波,係屬正常。

悼犬文一出,有頌揚者,讚其反應得體,因美國人視犬如家人,發文隔洋送暖,適足以回報美國跨海贈苗之義舉。亦有責難者,批其矯情,哀悼美國犬的速度遠勝哀悼台灣人,坐實了雙標冷血指控。

我無意議論悼犬文,卻因此想起因疫情而起的多項爭議,如國際疫苗採購疑雲、國產疫苗闖關疑雲、郭董捐贈卡關疑雲、打AZ致死原因疑雲、英國變種病毒破口疑雲、第二類接種人員名單疑雲。

疑雲林林總總,但輿論攻防總可以歸類為兩方勢力,一方相信政府、護衛官員,另一方質疑政府、唾棄官員。

立場各異的評論,透過社群轉傳,分享者自會篩檢看得下去的評論,在鞏固自身心防之餘,並有助於維持同溫層色溫一致,不讓自己人看了不開心。偶有摘錄分享對方言論者,其摘錄用意亦多為訕笑譏諷對方智障無腦。

我在同溫層久矣,一向不遮掩自己立場,對協助維繫色溫也不吝付出,因此絕不自認客觀。然而我有追根究柢的習慣,堅持綜觀兩造雙方評論,避免自限理智失衡,即使彼方言論如何無理,仍強迫看完。

其實,強迫自己讀完相信政府、護衛官員的言論,極不容易,難免刺眼傷腦損元氣,所幸心中那一把尺,也就是立場,已內化形成校正回歸機制,保護自己免遭洗腦。

上面這段話,把主客易位,寫成是彼方說的話,同樣成立。問題是,連像我這樣願意按耐脾氣閱讀彼方言論的人,都如此立場鮮明,絕大多數只願意待在同溫層的民眾,其各自立場之牢固,絕對超乎想像。

就算還有為數不少的人標榜客觀中立,呼籲彼此尊重,或動輒兩邊各打五十大板,但面對關鍵的價值抉擇時刻,如選舉,中間選民左望右看,還是必須二擇一。

台灣,六十年來離彼此越來越遠的立場,各據一方,合力扯開認同的傷口,永難癒合。

在言論立場歧異的台灣,篩檢言論已成反射動作,你是什麼立場,就會相信什麼言論,也會替那些言論辯護,更會認為立場歧異的對方無可理喻兼無可救藥。

社群上的瀏覽人,自戴濾鏡,有效濾除對方言論,而整個言論市場,壟罩在藍色與綠色兩個巨大濾鏡下,視對方言論如病毒,去之後快,毫無理性論辯空間,而且,彼此都會指責是對方不講理。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