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輸掉比賽的,更是英雄!

黃文博》輸掉比賽的,更是英雄!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莊智淵在32強賽辛苦贏球後,孤身一人收拾東西離場。他勝了,卻看不出得色。運動員從登場到離場,心中牽掛的並非觀眾是否激賞喝采,而是在場上的發揮有沒有辜負多年的苦練。

盧彥勳用一場輸球告別征戰半生的職業選手生涯,看在你我眼中,會對他心生不捨,但運動員早已習慣輸贏,不期待戲劇式的光榮離場,只在乎最終戰的表現沒有遺憾。

獲勝者高舉雙手、振臂歡呼;第一個衝過終點線的選手披著國旗繞場;跨上受獎台領受金牌時國旗在後方冉冉升空;凱旋歸來搭乘禮賓車遊行。這些令人激動的鏡頭背後,往往有許多讓人動容的漏網鏡頭,稍加留意,會對運動員越發尊敬。

剛輸掉比賽的桌球選手在休息區認真比劃著接殺球,要在第一時間記住失誤。才敗給對手的跆拳選手,還來不及卸下護具,畢恭畢敬地在場邊聆聽教練嚴厲的糾正。

鏡頭永遠屬於贏得勝利的一方,媒體用聚光燈榮耀他們的天份與努力,很公平。至於天賦不如人或臨場表現失常的一方,沒有聚光燈,有的是眾人失望的目光,則很現實。

在只會有三位贏家的奧運賽場,運動員的心理壓力多半來自「同胞的期望」,輸掉比賽的選手往往不太敢直說「我失常了」或「對手太強了」,寧可說「對不起,讓大家失望了」,一位剛輸給對手的運動員,還必須自我批判,真的非常非常殘酷!

拿到金牌的選手當然值得讚美,在初賽就被刷掉的選手也應該得到鼓勵,起碼不要讓選手有所謂愧對國人的壓力。他們跑出的每一步、擲出的每一呎,丟出的每一球,都是用生命換來的。運動精神四個字已經不足以表彰他們為一步、一呎、一球的付出,我在選手身上看到的是運動魂!

如同美國職業拳擊手Jack Dempsey說的:「A champion is someone who gets up when he can‘t.(被痛擊倒地後仍然掙扎爬起來的人,就是冠軍)」。的確,獎牌是運動員實力的證明,但堅持爭取勝利的意志才是運動魂的展現。

從運動魂的角度來看,盧彥勳已經贏得好幾面奧運金牌,莊智淵2020東奧的金牌也已到手。他們在場上燃燒生命,一點一點逼近受獎台,一次一次可望不可及,一遍一遍扛下數步之遙的遺憾。

落空的是獎牌,得到的是尊敬;流逝的是運動生涯,永存的是運動魂。他們擁有不認輸的鬥志,堪為生命教材的典範。

這些在運動場上一再跟獎牌擦身而過的選手,或許能夠深切理解林肯說的:「我真正關心的不是你是否失敗,而是你是否不甘於失敗。」

在北京奧運狂奪8面金牌的游泳名將菲爾普斯,他一天下水游12英哩,他說:「我知道沒有人訓練比我更刻苦」,天曉得,世界上肯定有選手比他更刻苦地磨練自己。天賦給了菲爾普斯贏的條件,但他的教練透漏了他贏的關鍵:「他給自己的壓力遠超過別人對他的要求」。能登上奧運殿堂的選手,都有不甘於失敗的決心。

不管是拿下8面金牌的天才泳將,還是連續參加5屆奧運都鎩羽而歸的網球選手,他們不甘於失敗的心完全相同。名次是賽事給的,但榮耀是自己贏的。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