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用老的遊說伎倆真能扭轉乾坤?

陳朝平》用老的遊說伎倆真能扭轉乾坤?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美國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7月28日口頭表決通過一項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協助台灣重獲世界衛生組織(WHO)觀察員身分。

彷彿是套好招似的,隔了一天,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出席首屆「台美日國會議員戰略論壇」致詞時也做了類似的表示,並加碼演出說他也支持台灣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等。

日本的對中對台政策,基本上是跟著美國老大哥亦步亦趨,安倍晉三的超級友台建議,最大可能不過是美國藉他的嘴巴,放放風,安安台灣的心,能否形成具體的政策,還是得看美國的臉色。因此,可以略過不論。

仔細品味一下美國參議院外委會通過這項法案的說明,不難發現,用字遣詞和提案原由,還真類似台灣對美遊說的一貫邏輯和用語。

陳述台灣無法參加WHA歷史原因的這段文字是這麼寫的:「⋯台灣自1997年起爭取加入WHO,2009年在美國與理念相近國家支持下,加上兩岸關係改善,獲邀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蔡英文總統上任後,中方開始抵制台灣參與國際活動,2016年的WHA邀請函上被加註「台灣的參與是基於一中原則」,隔年起迄今均未曾獲邀。」

這段陳述,倒是沒有偏誤。正如法案說明裡說明的,2009年台灣得以參與WHA的條件因素分別是:一、美國與理念相近國家支持,二、兩岸關係改善,三、一中原則。2016年以後,三個條件因素去其二,中方抵制台灣以觀察員參與WHA,就毫不意外了!

這段陳述言外之意似乎在說,台灣要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只須找回消失的兩個條件因素即可,根本無須勞駕參院外委會提案。找回消失的兩個條件因素,操之在台灣,而非操在我美國。

只要蔡英文願意回到兩岸原有的諒解,兩岸關係改善了,三條件中具備了兩條件,剩下的就看美國和理念相近的國家,自然會支持!

否則,台灣遊說美國參院通過再多的法案,也無濟於事。這段文字似乎預先給美國國務卿未必能協助台灣重獲WHA觀察員身分,照了個託辭。

法案中另一段文字,也值得玩味。文字是這麼寫的:國家地位並非參與WHA的必要條件,去年五月WHA線上大會,也有很多觀察員不是WHO會員及非政府組織;病毒無國界,將台灣排除在全球衛生合作外,只會增加全球傳染病所帶來的危險。

這段話有幾點矛盾。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