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奧運代表隊正名的迷思

陳朝平》奧運代表隊正名的迷思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史上第一次沒有觀眾的東京奧運,熱鬧進行中,台灣網軍也沒閒著。

只因為開幕進場式,NHK的播報員依習慣稱咱們的代表隊為台灣代表隊,而沒有稱呼我國代表隊在國際奧會登錄的正式名稱——「中華台北」,網軍因此掀起了中華隊還是台灣隊的論戰;有些「學業」頗為精進、考古有據、斜槓媒體的學界人士,也撰文探討中華台北正名的可能性。

真真沒想到,扯著反中去中大旗的台灣網軍,終究還是抹不掉孔老夫子「必有正名乎」的影響!

不過,幸好,2018年紀政發起「以台灣為名申請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的公投,沒有通過,否則,別說中華奧會代表隊拿下我國參加奧運以來最佳成績,搞不好早遭國際奧會除名,根本無緣參加這延後一年的2020東京奧運!

再不然,咱們優秀的選手只能自行組隊,報請國際奧會以「台北奧會」或是「流浪選手代表隊」的名義參賽了!

正名真的那麼重要嗎?各類運動日益職業化,取得奧運參賽資格的運動員,多半也是職業運動員,他們在各種競技場上贏得獎牌,榮耀究竟歸於誰?是他國籍所屬的國家嗎?是他所屬的球隊嗎?是他所屬的俱樂部嗎?還是他的教練與家庭?

郭婞淳贏得奧運金牌,這麼多年來她的奮鬥史,訓練的辛酸,究竟這個國家付出了多少?又幫了他多少?為什麼她的金牌要榮歸國家?只因為國家承諾頒給金牌得主2000萬獎金嗎?

鄭怡靜、林昀儒取得桌球混雙銅牌,兩人同樣是有山東籍的教練指導,同樣曾到中國大陸海南島進行訓練,難道,只因為有了中國大陸的後勤支援,只因為他倆的表現也贏得了大陸球評球迷的讚賞,他們倆的奧運榮耀,就該打個折扣?就該與台灣之光無緣了?

詹氏姊妹呢?她們倆平日風塵僕僕到世界各地參賽,是要為奧運這塊金牌做準備?還是要為自個兒的職業生涯拚搏?她們倆平日的獲獎,是榮耀了自己,還是這個國家?

剛剛和比利時搭檔梅丹斯拿下溫布頓女雙金盃的謝淑薇呢?當她在溫布頓三度奪冠時,榮耀歸於哪個國家?比利時?還是這個國家?這麼多年來,網協對謝淑薇「照顧」了多少?謝淑薇即使參加了奧運,奪得獎牌,榮耀幹嘛要歸於網協?歸於這個國家?謝淑薇即使沒能參加東奧,但在許多網球迷心目中,她依然是台灣網球一姐!

人稱「希臘怪物」字母哥的安戴托昆波,率領密爾瓦基公鹿隊贏得NBA 總冠軍,榮耀歸於誰?公鹿隊?出資訓練、滋養這支球隊的密爾瓦基市?還是美國?安戴托昆波的成就,榮耀了他的母國希臘?還是他的出身地奈及利亞?

職業化、專業化且帶有商業化色彩的運動競賽,早已將國際政治裡的國界彌平了!運動即使不像音樂那般無國界,但是,國界的痕跡越來越淡了!

隨手再舉些在東奧發生的「運動無國界」的例子吧!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