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請企業出手,拉選手一把!

黃文博》請企業出手,拉選手一把!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真的不是要給企業壓力,實在是覺得有必要提醒企業主,是該你們出手的時候了。

參與東奧的選手,從選訓、啟程、比賽到歸國,晉見中央首長、地方父母官接見、媒體爭相採訪,可能還有回歸母校與故里的行程,這一場熱鬧滾滾的嘉年華會過後,到下一次選訓,中間好幾年的時光,金牌選手理應廣獲企業青睞,廣告代言或企業贊助不缺,然而絕大多數選手在嘉年華會後,難免面對午夜時分金馬車變回南瓜的尷尬,重回寂寞,等待四年後的再起。

體育署有編列公務預算啊!選手依據表現有獎金可領啊!公營企業有政策性的人事任用啊!左訓中心有完整的培育計畫啊!

是喔,你要相信從文化部、體育署、體總、中華奧會、各單項運動協會,都能一本初衷,齊心協力的為業餘運動苦心規劃,毫無私心的為選手籌謀設想,預算合理分配給每位選手,待遇公平釋放給所有單位⋯⋯那你也未免太天真善良了。

多少年來,教練、選手、單項協會發出的不平之鳴,從未停歇,但所有不平之鳴喚來的大多是不予理會、不置一詞、不聞不問。關於業餘運動資源分配不均,以及人為操控的陋規,如迴圈般永遠存在。

東奧正火熱展開,健兒們一再創佳績,現在似乎並非檢討的時機。我的憂慮是,大家圍著電視螢幕熱情加油只剩幾天,當曲終人散,「喊燒」的勁道沒了,激情冷卻,人走茶涼,還有多少人願意關心台灣苛待選手與體育預算分配不公的硬問題?

坦白講,我壓根兒對政府與體協等組織欠缺信心,都讓他們聯手搞了幾十年啦,還能弄出個「選手坐經濟艙、官員搭商務艙」的低級決策,就別指望他們了。

我為什麼在第一段提醒企業主該出手了?原因很簡單,企業比政府可靠又可信!

可靠,是因為企業的錢是靠自己辛苦賺來的,不像政府的錢是向人民徵收的,所以企業珍惜錢、看緊錢、慎用錢。

錢可以大筆花下去,但花的對象要明確,花的目標要清楚,花的方式要合理,花的效果要評估。最重要的,花的去處要明明白白。這可是政府預算的罩門喔!

像是幾個公營事業依照慣例認養球隊,少數私營企業長期贊助單一運動員或整組選手,都展現出「對象、目標、方式、效果、去處」這五項管理績效,多少彌補了政府與體協虛耗在官僚文化上的闕漏。

我誠懇呼籲,台灣有財務實力的大企業應該基於CSR(企業社會責任),效法郭董贊助莊智淵的「智淵桌球館」十年六千萬元的氣魄,用一家企業百分之一的盈餘,培養一位運動員或一組選手。

台灣前五百大企業,只要有一百家投入,就有一百位選手與教練有幸擺脫官僚體制的箝制。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