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從「美中博弈」看「塔利班」訪中的牌局!

程富陽》從「美中博弈」看「塔利班」訪中的牌局!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近期全球雖仍沉醉於「東京奧運會」的緊張體育博弈氣氛中,但中國大陸的一則政治外交新聞,卻引起國際間強烈的矚目,那就是大陸外交部長王毅於上月(7)28日在中國人民大會堂,接見了阿富汗塔利班二號政治領袖暨首席談判代表巴拉達爾(Baradar);而偏偏這個雙方會面的時間點,正好又恰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印度,磋商如何深化「印太戰略」以制中,及有關印度如何協防阿富汗政府軍,以填補美國撤離該國的軍力間隙之際;這種外交上的巧合,頗透露出幾分:「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這句中國古老諺語的妙趣。

事實上,中國對阿富汗的塔利班,原來還是有些虞慮的;畢竟這個長期在美國口中的恐怖組織,向來就是以極保守態度來界定回教經典《可蘭經》教義,及聲稱要建立世界上最純潔的伊斯蘭國,而對世界其它宗教存有某種潛在的偏見與敵意;其不但於2001年主政阿富汗期間,下令炸毀境內建於2世紀至5世紀之間聞名中外的「巴米揚大佛」,也是昔日曾經同情、收容、並訓練新疆激進分離主義「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份子(又稱東伊運ETIM)的外圍組織。

而無論是發生在2009年中國大陸新疆烏魯木齊的「626事件」,還是2011年和田的「718恐怖事件」;或者是肇事於2012年的「天津航空劫機事件」,還是2013年「新疆喀什暴力襲擊事件」;及2014年接連發生的「昆明砍殺攻擊」,和「烏魯木齊522爆炸案」等重大恐怖活動,都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當然,更因為中國向來遵守「不涉及它國內政」的外交原則;因此,對這個曾經在19世紀末讓大英帝國百年沉沙,於20世紀80年代讓蘇聯十年折戟,更於21世紀令美國用兵二十載,卻徒勞無功的中亞邊陲國家,始終保持一種不過度涉入的距離,更不願意在阿富汗介入軍事力量而惹禍,而只是繫於強化雙邊經濟紐帶,充分利用該國豐富的礦藏,傾向以經濟合作為導向,建立雙方共同經濟市場發展的互動基石。

但如今,因「美中博弈」的日益激化,卻讓中國不得不重新調整昔日外交的走向與堅持;只能說是在國際的博弈中,「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已是一句顛撲不破與不得不奉行的真理。

但從此次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於會談中,特別明確要求其「切割並打擊東伊運」,顯見中國認為這個與其僅有76公里邊界的穆斯林國家如不穩定,則被激化的極端勢力,將可能造成中國邊境的安全威脅。

因此,塔利班若能同意北京要求,與「維吾爾分離主義份子」劃清界線,中國則給予各種經濟投資與政治支持的承諾,已是一項不言可喻的政治交易。

對這個在近2個世紀來,已連續挫敗大英帝國、蘇聯與美國的中亞「帝國墳場」,目前表面雖仍由美國扶持的親美政權,代表國家對外行使權力;但大家心知肚明,在今年8月底美軍完全撤離後,其命運恐必重踏1989年在蘇聯退出阿富汗後的親蘇政權一般,將再度讓這個由廣大農民群眾組成的塔利班民兵政權所取代。

但畢竟經過30多年的美蘇帝國相繼折騰,塔利班多少也暸解,如再像昔日,一昧對內以嚴厲的宗教意識治國,用極端保守恐怖主義對外的立國方式,則終將如第一次主政,僅於1996年至2001年短短5年就黯然退場的歷史下場;這也是他們急於此刻,透過同是普什圖族的巴基斯坦牽線,對中國大陸拋出和平橄欖枝的原因。

而對於用兵阿富汗20年,花費近2兆美元,卻惹的國境內外均灰頭土臉的美國而言,顯然已無能力繼續於此再現兵鋒;但其鑑於歷史的經驗,美國是否故意讓中國涉險其中,亦無不可能,而中共亦似洞悉美國居心叵測,而只願意在經貿上同阿富汗各方政權合作,以維護這個居屬中國倡議「一帶一路」關鍵中軸線的國度,能在和平安全條件下,達到中國可藉非英、美、蘇軍事式的經濟手段,而達到其「鑠王師兮征荒裔,熙帝載兮振萬世。」的政治目的。

中國大陸與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的此次謀和,到底是其在中東與中亞地緣政治的天賜良機?還是戰略陷阱?

恐怕仍猶待一段國際的縱橫捭闔與金鐵交鳴,方可得出最後答案;但美國在阿富汗多年用兵,徒得「今日西風自不勝,化作幽光潰東方」的處境,已屬事實;而中國大陸卻憑著十年在阿境默默基建,而隱現一副「結廬在人境,悠然見南山」的景象;不能不說在這場「美中博弈」的會外賽中,中國雖尚未「聽牌」,但卻已取得先勝一籌的牌局了!

作者為退役上校

延伸閱讀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