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即使壓制了張亞中,但整合得了深藍的焦慮與怨氣嗎?—國民黨的困境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蔡詩萍》即使壓制了張亞中,但整合得了深藍的焦慮與怨氣嗎?—國民黨的困境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中秋連假,民眾輕鬆,但最大在野黨國民黨,反倒沒有過節心情,全黨上下開始氣氛緊繃,各自動員起來!只因為,國民黨主席選舉,好像不是「張上亡黨」,便是「張下救黨」的選擇題了!

因為,主角成了張亞中,成也是他,敗也是他,於是,擁護張亞中的張派,這陣子非常激動。而,不希望他選上的,則不斷策動「棄保論」,強調不團結,張會贏,張贏黨就沒救了。

毫無疑問,選到這程度,不管最後,國民黨四位角逐者,誰當選,張亞中都是最大贏家了!在此之前,幾個人知道張亞中!?在此之後,藍營誰能忽略張亞中?!但張是最大贏家,那國民黨呢?恐怕是繼續當輸家的料了!

朱江兩位,非常可能在「棄保效應」下,有一人勉強過關,但贏得主席的人,依舊得面對「深藍」的「新共主」張亞中!何況,張亞中「萬一」當選黨主席的機率,仍不能說低,他若當選,國民黨的深藍化,統派化走向,當然更無話可說了!

我算是很早,便批評國民黨主席選舉,格於黨員結構,注定是一場「深藍主導」的歹戲!如今看來,不少藍營人士跳出來「憂心忡忡」,更佐證我的預言不虛。

但,這些藍營憂心忡忡者,只是「治標的」,想以「鋸箭法」,先「團結非張派」,壓制張亞中及其支持者,好贏得黨主席選舉,至於,「治本的」怎麼解決國民黨的路線紛爭,黨員結構,以及國家認同的最本質問題,卻依然毫無對策,好像要繼續束之高閣,等時間來慢慢解決?!

殊不知,正是這樣的態度,才讓國民黨「淪落至今」,在紛爭,內耗下,不知為何而戰?

我之所以一直說,這是國民黨的宿命,乃因,「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黨同樣也是,一直不解決事關重大的,認同問題,民主化議題,當然就在主流市場上,被民進黨凌遲,被選民質疑,被年輕人唾棄了!

張亞中的問題,不在他的主張,試想:他的不少主張,不少看法,台灣人不熟悉嗎?新黨或統派,沒有類似的主張言論嗎?(當然,張亞中畢竟論述得有條有理多了)

但,問題是,出在國民黨主席身上,就有問題,而且,問題大條多了!因為,國民黨想執政,執政就必須過半,必須贏得51%以上的選票!要贏,就要能整合黨內,整合選民從激進到溫和的光譜分歧,這樣的黨,不能是激進的,這樣的黨主席,不能是激進的。

這道理,由於張亞中聲勢看漲,終於令國民黨憂心起來,但嚴格說來,本來也不必擔心,因為一個黨,選黨主席時,不就是因應時勢,順應民意,選一個會讓黨未來可以贏得大選的黨領導嗎?

這淺顯道理,為何偏偏到了國民黨,就不適用呢?

因為國民黨必須先遷就「深藍的黨員結構」,再求未來順應社會民意的結構,這雙重轉折,也就轉掉了國民黨的生機!選民會認為你煩不煩啊!都什麼年代了!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