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在學校講方言要掛狗牌的真相

驚!在學校講方言要掛狗牌的真相

【愛傳媒特約記者賴御文報導】在學校講方言要掛上「我不說方言」、「我要說國語」的狗牌,這種處罰到底是誰的發明?

日本大師級作家山崎豐子在作品《命運之人》裡面指出,日本為了在沖繩(原先是琉球王國)推行日語,從20世紀初期開始使用「方言札」,學生如果講了方言(原本琉球的語言),就要掛著處罰的牌子,被處罰的學生要抓出另一個講方言的學生,處罰的牌子才能換人戴。

這種看起來很熟悉的處罰,在台灣也有,早在日治時期就有這種處罰,總督府推行皇民化運動,昭和12年、西元1937年之後,全面禁止方言、漢文,在學校講的學生就會被罰。一名1935年出生、住在桃園的江阿嬤對孫女提起,以前日治時期在學校講台語,會被掛上「我不說方言」的牌子。

江阿嬤提到的這種牌子,就是沖繩使用的「方言札」,俗稱「狗牌」,因為以前的人養狗,有時會在狗的脖子掛上名牌。這個做法,一直延續到中華民國政府遷臺(照片取自台史博線上博物館),許多四、五十歲以上的台灣民眾,對於在學校講方言會被掛「狗牌」這件事都還印象深刻。

曾經在日本統治時期生活過的韓國人也曾回憶指出,那個年代在韓國的學校,一樣也有禁說韓語不然就被罰要掛上「方言札」。

進一步追查,不難發現禁止講方言、違反者會被掛狗牌的政策,居然早在十六世紀歐洲的法國,以及十九世紀的英國在威爾斯都曾經使用過。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