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日治時期在小學講台語要「掛狗牌」

假新聞?日治時期在小學講台語要「掛狗牌」

【愛傳媒特約記者吳思賢報導】一篇〈驚!在學校講方言要掛狗牌的真相〉的報導,引發網友熱議,有網友質疑這明明是國民黨做的,為什麼要推給日本人?

該報導指出,日本20世紀初期在沖繩(原先是琉球王國)推行日語使用「方言札」,學生如果講方言,就要掛著「不說方言」的牌子,被處罰的學生抓出另一個講方言的學生,才能移交「方言札」。報導引述1935年出生、住在桃園的江阿嬤說,日治時期在學校講台語會被掛上「我不說方言」的牌子。

報導也提到,講方言掛「狗牌」做法,一直延續到民國政府遷臺,許多四、五十歲以上的台灣民眾,都印象深刻。直到現在,有些人仍因此痛罵國民黨。

這是假新聞嗎?到底日治時期有沒有在學校講台語會被處罰的事情?日治時期真的就有掛狗牌嗎?江阿嬤說的是真的嗎?會不會是捏造?或是老人家記錯了?

台語作詞家,寫下〈白牡丹〉、〈青春嶺〉、〈心酸酸〉、〈安平追想曲〉、〈青春悲喜曲〉、〈南都夜曲〉等知名台語歌曲的陳達儒,也曾經提到就讀公學校時,如果以台語交談而被日本老師發現的話,「輕者痛斥一番,重者便是以巴掌擊面懲罰」。

陳達儒原名陳發生,1917年出生於台北艋舺祖師廟附近,1989年榮獲第一屆金曲獎特別貢,對其貢獻給予最高肯定;1992年病逝於馬偕醫院,享壽76歲。

不過陳達儒只提到講台語會被懲罰,卻沒提到「狗牌」。

在陳水扁當總統時期,2004年出版的《台灣小學世紀風華:第一本臺灣孩子的百年校園紀事》一書,在第129頁有一小段文字清楚記載,日治時期到了戰爭階段,『小學生在校園中說母語,也同樣會被掛上「我不說方言」、「我愛說國語」的狗牌處罰。』(見照片)

幫《台灣小學世紀風華:第一本臺灣孩子的百年校園紀事》這本書寫推薦序的人,包括了民進黨前立委盧修一的夫人、當時擔任文建會主委的陳郁秀(現為公共電視董事長),以及曾經擔任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台灣歷史學會會長、還有台灣社社長的張炎憲教授。在書的封面上還可以看到兩位名人被列為「世紀推薦」。

當然,就算有「掛狗牌」這種情況,也可能只是少數情況,不表示日治時期所有的學校或老師都曾經實施「掛狗牌」的處罰。到底當年普遍的程度如何,值得繼續追蹤報導。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