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可憐選後虛前席,不問蒼生問北京!?朱立倫當務之急在台灣不在北京

蔡詩萍》可憐選後虛前席,不問蒼生問北京!?朱立倫當務之急在台灣不在北京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原句是「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這是晚唐大詩人李商隱,對賈誼被漢文帝冷落的感嘆。但至少他點出了一個政治不變的邏輯:政治要問蒼生啊!套用到台灣的政治,那不就是台灣的蒼生,台灣的人民嗎?

國民黨主席選戰落幕後,藍營支持者不免鬆口氣,聲勢鵲起的張亞中還是以第二高票落選了!重出江湖的朱立倫,儘管一如預期勝選,但成為第一個選票未過半的黨主席!

這對黨政資歷完整,民選經驗豐富的朱立倫來說,的確是「一場慘勝」!贏了,沒什麼好歡喜的,反倒是,未來如何調整黨的體質,黨的路線,找出大選勝利方程式,才是他當黨主席最大的挑戰!

有意思的是,藍營或媒體,不少竟好奇:朱立倫當了黨主席,中共會發電祝賀嗎?由於,現任黨主席江啟臣當選時,成為歷屆唯一的沒有中共賀電的黨主席,以至於,「朱立倫有沒有?」成了焦點!?

我為何說這現象有趣呢?

想想看,朱立倫當選最大在野黨主席,媒體好奇的,藍營支持者追問的,如果不是「首要之務,你要做什麼?」卻是「中國共產黨會不會賀電?」

你覺得這裡面,是不是有點奇怪呢?中共賀電,有那麼重要嗎?中共賀電,會讓藍營起死回生嗎?中共,在台灣的政治牌局裡,是加分,還是減分?藍營有盤算過嗎?

中共賀電,在美日聯手支持民進黨政府,支持台灣確保國安的前提下,會帶來美日怎樣的感受,國民黨想好了回應對策沒?

中共賀電,國民黨接球了,以後在香港議題上,在中國的人權議題上,在號召華人以民主自由做為中華民國存在的價值上,請問:國民黨對仍然一黨專制,仍然壓制境內反對意見的中國共產黨,是「求什麼同」,是「尊什麼異」呢?

中共賀電之後,你國民黨對大陸維權人士的被打壓,少數民族的被迫害,渴望民主之人士的仰望台灣如燈塔,你能有號召的勇氣嗎?

如果現在習近平領導的共產黨,不是對外到處戰狼,不是對內壓制異己,破壞責任政治的體制,那國民黨在乎他的賀電,還有話術可說,然而,情況卻明明不是這樣啊!

這次黨主席選舉,張亞中是明顯的傾中,留學美國的朱立倫、江啟臣,則希望維持「親美」「和中」的平衡,張亞中的主張,合國民黨黨員結構的深藍口味,但卻激起了黨內主流的疑慮;黨內主流的確對「九二共識」仍有眷戀,但缺乏透過辯論,仔細檢視的「九二共識」不但空洞化,神主牌化,也失去了適應此時此刻之「當下時空」的具體內容。

在這空洞內容下,習近平的賀電,非但無助於釐清「九二共識」的意義,反而讓台灣民主會質疑:你國民黨就這麼在乎習近平的反應?!在乎中國共產黨的「認可」與「授證」嗎?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