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其》刪Q罷免,電視台怎不灌票?

王其》刪Q罷免,電視台怎不灌票?

【愛傳媒王其專欄】上週六陳柏惟刪Q罷免案過了,電視台的播報開票作業很順利,這次,台灣電視台也終於擺脫過去被批判作票的陰影了!

10月23日是台中的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罷免投票日,開票過程雙方一路激戰,開票結果,同意罷免票達77899票,不同意票數73433票,同意票超過7萬3744票的門檻,刪Q成功罷免了陳柏惟,他也成為第一位被罷免的立委。

各電視台都報導開票過程,但這次與過去電視台開票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被懷疑灌票,各台播出選票來源都註明是陳的競選總部或是選委會;甚至1800不到,連投票率都有了,也都是來自中央選舉委員會。

電視台在選舉時刻開票,向來是台灣選舉最奇怪的現象,選民不注意政府選舉委員會的選票,反而很關心電視台這種非典型的計票報票數字,而且跟著一路嗨。但電視台報的票準確嗎?有沒有作票?這一直以來都備受爭議。最早在2004年總統選舉就被大大檢討一番,雖有改進,但疑問未解。到2020年大選前,還勞主管電視的NCC出面約束各台。

時間回到2004年後,公共電視曾發表紀錄片「有怪獸」,將「灌票事件」的真相曝光,批判電視媒體作假,這也是台灣媒體首次面對自我的檢討。

這紀錄片指控2000年總統大選,才剛開始開票,電視台就報出幾十萬張,隨後一家比一家高,其實都是捏造的數字。到了2004年大選,更肆無忌憚,除了公視與中視外,沒有不灌票的,甚至還有報票衝過頭,超過最後票數的不可思議現象。紀錄片說更糟糕的是,媒體將自己的主觀期待灌入票中,以致2004年總統大選連宋一路領先,直到最後「灌爆」,不得不往回調時,主播只好說是「局勢突然逆轉」,當然也有人則指控是真的有人作票才造成逆轉。

「有怪獸」在片中還原2004年總統大選投票當天,電視台不約而同聯手「灌票」的過程。當開票不到兩個小時(下午5點57分),中選會總票數才開出3.5%(47萬票)時,陳呂得票已經超越連宋;可是同一時間,有電視台卻已經開出總票數的75%(超過1000萬票),而且多數都顯示連宋領先陳呂,差距很大。原來是商業電視台抓緊觀眾看開票猶如看賽馬的心理灌票,押寶連宋領先,票數飆得越高,收視率也跟著飆高。最後,眼看中選會的數據,陳呂持續領先,先前押寶連宋領先的電視台,晚上六點鐘以後,只好陸續上演所謂的翻盤戲碼。

紀錄片發表後,電視台的確有進行檢討,並且修正內部作業,但也沒有完全改善。到了2020年,NCC終於出面邀各電視台討論總統大選報票作業,要防止灌票的事件發生。媒體人說,除了2004年總統大選灌票灌到爆,2006年北高市長選舉,同樣出現電視台灌票的情形,之後陸續有發生類似行為。2020年一月和三月,立委選舉跟總統大選登場,合併公民投票,為了避免媒體報票行為脫序,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才首次邀集電視台主管開會。雖然那次會議最後,各家電視台沒有達成簽自律公約的決定,不過,媒體間對報票也有初步共識要用中選會的開票數字。

到了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期間,真也有四個媒體專業組織: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及優質新聞發展協會,聯合成立一個17人的「2020總統大選電視台報票監看工作小組」,在當天實際監看各家電視台整個報票過程,並作成監看報告。報告上說「各電視台對於他們報票所依據的計票來源及方式,雖然做了形式上的說明,但對實際操作內容則大多模糊以對。所記錄下來的資料,我們並不認為有確切證據足以直接指出哪一個電視台進行灌票,但小組仍整理出若干報票疑點,有待個別電視台、衛星電視公會新聞自律委員會,甚或NCC進一步的釐清。基本上,我們無法排除仍有電視台在報票資料上加料的可能性」。

也就是說台灣各電視台報票作假從2000年開始被注意並檢討,2004年變本加厲被揭發後,又到了2020年主管機關出面關切並要求後改進不少,但仍沒有完全解答外界甚至媒體組織監督後的疑慮。

其實過去電視台的票哪裡來,才是作票、灌票的關鍵。原來,電視台自己找報票員報票,再參考其他台報票數字後微調,並且發展出一套自己的計票系統,這就是電視台報票的作業流程。被檢討了20年,到2021年底了,電視台在陳柏惟的罷免案開票過程中,終於也用了中選會及候選人總部票數來源,要取得大衆的信任。也許是因為這次罷免案只有一個選舉區,也許電視台聽進外界的批評,願意改進。但無論如何,作為社會公器的媒體,本來就應該提供真實、經看查證的消息,報票作假違反這大原則,縱使有為了提高收視率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足取!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取自陳柏惟臉書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