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刪Q 是忘記?還是根本不在意?

黃文博》刪Q 是忘記?還是根本不在意?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刪Q跟反惡霸10月23日對決,以極小的3%差距罷免成立,臉書上有狂喜慶功,也有惋惜失落。我很喜歡一位媒體人的評論:「贏得驚險,輸得漂亮。」

從結果論,多數民意罷掉了一名問政富爭議的立委,但從得票論,所謂多數僅以極度有限票數勝出,對比事前各方預期,的確是驚險過關。尤其言行爭議不斷,竟能在此役取得如此多的反罷免票,必須承認他輸得漂亮。

這一戰堪稱2022縣市長大選的前哨戰,藍軍全力以赴,綠軍表面隔岸聲援,實際上鴨子划水,明援暗助,絕對是自2020總統大選以來,第一場藍綠陣營展示實力的正面對決。相對於罷免結果,得票率更有意義,也更應該令泛藍陣營心驚膽跳!

仔細想想,這不足五千票的漂亮,並非陳立委用專業表現與選區服務掙來的,亦非他靠裹腳苦行換來的。在總統假借黨主席身份多次喊話送暖的表態下,1023的票決已經從罷免戰拉高為意識形態對戰。

出來支持刪Q的,當然有許多因為不滿3Q問政表現,然而,其中必有一大部份把對執政者蠻橫失德的氣出在陳立委身上。反之,出來投反對票的,其中必有更大一塊把對執政者掏心挖肺的擁護投射到陳立委身上。

說白了,3Q何德何能將結果縮小到不足五千,沒有意識形態的召喚,73,433票怎麼可能投得出來?

對照組是2020年6月的罷韓案,罷韓以939,090票狂勝,反罷免票區區25,051,比例懸殊,完全無法反映高雄的泛藍基本盤。那麼低的反罷免得票,彰顯了該次票決泛藍支持者的理性,用不出門投票,對想中途換車的市長表達不滿。這種沒有意識形態的自制行為,導致正反票數的巨大差異。

由此可見,泛藍選民的意識形態還沒有強烈到蓋過理智,在民意代表及縣市長的選舉罷免時,超難召喚。

而泛綠選民的意識形態燃點很低,容易召喚。就算萊豬以一紙行政命令強行進口,就算拉經濟民生陪葬的錯誤能源政策造成缺電危機,就算疫苗採購充滿權謀算計,就算普悠瑪號事故沒能阻止太魯閣號再出事,就算公安失能造成高雄城中城大火斷送46條人命,就算只知宣揚成長率卻無視於百業蕭條,就算自甘擔當美中大國對抗的馬前卒而陷台灣於兵燹險境,就算執政前糟蹋ECFA但執政後沒膽廢除,就算邊喊抗中邊年賺大陸一千五百億美元,就算用抄家滅族手段殲滅在野黨,就算在台獨路上是只敢借殼上市的行動侏儒,就算進行媒體清算與言論檢肅,就算實質上實施一人集權及一黨專制,就算再多的就算⋯⋯

大家心知肚明,執政者僅需祭出「抗中保台」的咒語,即可召喚意識形態,動員廣大群眾,一招全殺。意識形態如同執政者注射的興奮劑,令人上癮,將一切蠻橫失德拋諸腦後,無條件支持且無怨無悔。

雖然輿論謔稱此種現象為「今天公祭,明天忘記」,或說人民都是健忘的,但我不認同這些替理盲行為開脫的說法。哪有人記性差到這般程度?半年前發生的離譜列車事故或一週前剛發生的慘絕人寰大火,會這麼輕易忘記?這個政府不須要人民用選票教訓嗎?這些帳三五天後就能一筆勾銷嗎?難道意識形態召喚多了會引發人腦退化成金魚腦嗎?

是真的忘記?還是台灣民眾之中有一大群人壓根兒不在乎!

因為不在乎,像旅鼠般在隊伍中盲目奔跑,不在乎為何而跑,不在乎被帶往哪裡,不在乎奔向懸崖丟了性命。悲哀的是,出任何大事都不在乎,一味無理無智的附隨意識形態召喚,深深陷入「旅鼠效應Lemmings Effect」的豈止一般民眾而已,連媒體也順風使舵,在政治霸凌前低頭交心,旅鼠化了自己,有擺明擔當執政者護法的,也有假中立、裝清高的,為全民大洗腦運動出力。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