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恭喜林為洲,如果竹北初選可以,沒道理桃園市要搞成那樣!

如果,我只談了竹北市長的黨內初選,不觸及桃園市長徵召提名的爭議,那就太虛偽了。

所以我必須說,雖然我承認朱立倫主席打了一張好牌張善政,但下棋的棋路卻太險,險到如今必須化更多時間去搞團結,搞整合,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若從領導的角度看,責任盡在朱立倫無誤。他無法事前溝通好各方角逐者,遵守遊戲規則(但有遊戲規則嗎?)

又無法在自己轉彎的當下(突然決定徵召空降),先跟桃園地方藍營最大的操盤手議長邱奕勝取得諒解!也無法說服曾經允諾的地方人才,更是傷心了矢志投入選舉的羅智強及其粉絲!

這一連串失策,導致了「張善政這張好牌」,黯然失色三分。

如果用「人設倫理」的重設來看,朱立倫主席始終再重蹈「強勢主席」轉型至「平台主席」的角色錯亂,明明就不能再強勢了,卻還是以強勢來擔當,其結果,當然是自己一再受傷,黨中央威信亦一再破損。

這時候,我們不妨回顧一下,老派政治哲學家韋伯的名言,兩種政治倫理的分界:意圖倫理與責任倫理。

意圖倫理,總以為意圖是好的,就一定是對的,但責任倫理則不時提醒,如不時刻警惕,好的意圖最終可能導致更糟的後果,為確保好的意圖持續不變調,政治人物只能時時刻刻警醒責任倫理的關鍵,讓結果是好的。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林為洲臉書粉專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