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意外的point」吹到學界 鈕則勳:20年前參選訴求 竟還適用!

網路「意外的point」吹到學界 鈕則勳:20年前參選訴求 竟還適用!

【愛傳媒特約記者吳思賢報導】網路社群「#關於我可能讓你很意外的point」引發熱議,不論是藝人、政治人物、網紅、各領域的KOL、品牌小編等都搭上這波熱潮,這股跟風現今也吹到學界,頗具知名度的政治傳播學者、文化廣告系系主任鈕則勳在日也在粉專「鈕則勳的行銷扭一下」貼出20年前參選國民黨市議員初選的文宣,引發討論。鈕則勳除了提到形象主軸的操作脈絡外,更提到當年他初選新人第一名,但仍沒有被提名的秘辛,更特別的是他也驚嘆「20年前的參選的文宣訴求,現在竟然還能適用!」

鈕則勳在內文中指出,20年前從外交部辭職,到新竹玄奘大學新聞系擔任助理教授,因為當時年輕年輕氣盛,有滿腔熱血及理想期待能為社會做些事情,所以參加了國民黨台北市中正、萬華區的市議員初選,就像大選般的,挨家挨戶地去拜訪黨員,還花了一筆經費來作文宣,因為那時提名要民調加黨員投票。他提到那時領他進政治公關領域的「主公」、現在已是台灣本土最大公關集團—戰國策的吳董,親自操刀作了「初生之牛、台北之鈕」的主軸形象定位,就是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概念,結合「鈕」姓,希望能成為啟動台北的關鍵按鈕。至於識別系統是一頭揚眉吐氣、蓄勢待發且銳不可擋的戰牛,這也是第一代戰國策設計—小沙大師的傑作。

鈕則勳也透露,畢竟他碩士班開始,就追隨戰國策吳董從事選舉公關操作,博士論文也是寫競選廣告,一直都聚焦在競選公關理論策略及實務操作中,所以當年的初選結果,他僅次於兩位現任議員,名列第三,也是新人第一名。本來以為會被提名,但最後該區保守提名,只提兩位老將,鈕則勳向黨部及主委爭取應該提新人來突顯國民黨的改革企圖及讓青壯接班的勇氣;但是爭取到最後,黨部仍然堅持只提兩位老將,不給年輕人機會,或許從那時起,國民黨的老態龍鐘就注定了現今年輕選票幾乎大多不支持國民黨的結果。

鈕則勳更提到,當年選舉結束,該區兩位老將的總得票數,其實是可以支撐就算提名四位候選人都能當選的票數。這結果也某程度突顯當時市黨部主委的保守性格及企圖心不夠,而當時的主委前幾年參選台北市長也敗北,從此退隱江湖,現在看來似乎真有脈絡可循,畢竟戰略觀與格局高度之於整盤選舉,確實是重中之重啊。

之後的三、四年,鈕則勳仍然和一些伙伴在黨內推動改革,但黨內保守力量仍然非常大,就算他努力競選到210名中央委員的排名第45位,但整體結構仍然無法憾動,鈕則勳也感嘆「既然如此,還不如歸去!」他便毅然決然和國民黨分道揚鑣,回學界努力。鈕則勳也透露,那時仍有些一起推改革的伙伴選擇留在國民黨內繼續努力,而在近幾年,終於選上議員、擔任立委了,但他們已經50歲、甚至超過了。

鈕則勳也感嘆,時至今日,國民黨內的保守力量仍然很強,醬缸的傳統文化,仍然讓中壯接班困難重重,面對這樣的困局與黨主席在桃園提名的火力展示,似乎期待中壯派的大咖公開講幾句話似乎都不可得,這仍是國民黨的困局。就算在市議員層級上,已有許多年輕人能夠出頭,但或許是很多政黨都早已這樣做的不得不然;而高層也會覺得,反正年輕市議員也威脅不到我,又可以幫我做政黨形象、爭取年輕選票,何樂不為?「想想仍然只能嘆一口氣!」

最後,鈕則勳也無奈的表示,20年前,他的文宣主軸就是改革與青壯接班,巧的是,現在也作為政治評論員的他,還在批評國民黨的宮廷、醬缸文化,仍在鼓吹改革與青壯接班,「這會不會是時代開的一個大玩笑呢?」他在文末也#了「我很好騙」的一句歌詞「天真以為,人再無情也至少有底線」都引發討論。

鈕則勳的這篇PO文,不到半天就超過400個讚,一百多則留言。網友紛紛表示「壯哉斯言」、「從小鮮肉的時後帥到現在」、「20年後,國民黨已從大山變小坵了」、「唯一支持」、「這個髮型當年最流行」、「這是20年前?以為是20天前」、「再出來一次,我會投給老師」、「難怪可一眼看出現今的問題」、「初生之牛、台北之鈕,曾經有我的熱血青春歲月」,這些留言鈕則勳也一一回覆,更期待網友們也一起推動改革。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