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台灣只能選擇西方民主價值,歡迎裴洛西議長來台,她勇敢我們更要勇敢!

蔡詩萍》台灣只能選擇西方民主價值,歡迎裴洛西議長來台,她勇敢我們更要勇敢!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我完全能理解中共為何叫囂裴洛西訪台!但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何台灣有人反對裴洛西訪台?中共反對裴洛西訪台,只是暴露這政權對自身體制的傲慢,對美國體制,西方價值的疏離。

對共產黨主導一切的中共政權來說,國會不過是橡皮圖章,媒體不過是黨的喉舌,因此,對中共政權而言,它的人大不過是按黨中央決定舉手,它的媒體不過是每天把習近平放在頭條,什麼國會監督政府,什麼媒體監督政權,對中共,那都是「資產階級的民主」,通通閉嘴最好!

但也因為,它「沉浸式」的自我麻醉太久了,它竟然也就忘記,人家的西方民主體制,運行了上百年,早就發展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監督制衡的角色,行政代表政府,立法代表民意,沒有人會把國會龍頭說的話,當成政府的發言,也沒有人會把政府首長說的意見,就認為國會一定買單!

西方民主政治,走到今天,固然有它自己的內在麻煩,但,定期選舉,選贏的在朝執政,選輸的在野監督,大家沒話說,說真的,中國古代孔老夫子的理想,「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一點機會也沒有,反倒是,在海島台灣,建立了這樣的民主體制,反倒是,在它們眼中的西方帝國主義的美國,建立了這樣的政黨競爭體制。

中共政權自己做不到也便罷了,麻煩的是,它完全不能理解,這套體制的精髓,因而,要以它自己的傲慢,來理解西方民主國家,鬧出笑話,搬石頭砸自己腳,又有何意外呢?

裴洛西是眾議院議長,眾議院每兩年改選一次,要在眾議院長期擔任議員,已經不容易,要在眾議院擔任多數黨領袖,那尤其不容易,不但你自己要連續贏得選舉,成為資深議員,更要你所屬的政黨,能贏得過半席次,你才有機會在自己夠資深,也在所屬政黨能席次過半下,方可挑戰眾議院議長職位!

正因為,需要層層關卡,所以在美國的體制下,總統若「一旦有事」不能視事時,排班遞補的順位,依次是副總統,再來就是眾議院議長,至於,國務卿還在後面呢,這樣一說明,我們便可理解裴洛西的重要性了。

這樣一位眾議院議長,若有機會「順道」來訪台灣,請問,我們台灣人,能不歡迎她嗎?

在美台關係仍只能維持「非邦交關係」的現實處境下,政府官員來台的層級,有其極限,所以高層官員多半都是卸任後,才有機會來台,然而,參眾兩院的議員,則因為他們代表的是國會,代表的是民意機關,因而能突破「邦交」的限制,時不時以具體行動,包括參訪台灣,以及力挺中華民國,我們在台灣,感謝都來不及,還有什麼好說三道四的呢?

中共政權不能理解,或不願理解美國三權分立體制的特色,把國會議員的挺台,把裴洛西的來台,當成美國改變政策的風向球來看,那是它自己的傲慢與無知,那是它自己鬧笑話,我們笑笑即可。

但我不能理解的是,台灣竟然也有一批人,或者跟著北京起舞,或者過分憂慮中共反應,也在那嚷嚷,裴洛西來台沒好處,會釀成兩岸緊張,軍事衝突危機等等,我好奇的是,如果,動點腦筋,稍稍冷靜,這些質疑哪一點經得起檢驗呢?

裴洛西來台,就是國際焦點,就是美國國會的訊息之一,裴洛西親自來台,即使旋風式停留,她也能感受台灣民主開放的氣息,這是讓美國國會傾聽台灣民主之音的近距離接觸,誰說沒有好處?

單單一位眾議院議長來台,都讓中共政權狠話說盡了,難道裴洛西不會更明白,中共對台灣的威脅嗎?她親身理解了這威脅,美國國會對台灣的支持,會不更具體,更實際嗎?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