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中3月4日自衛隊成立前夕 拜訪228受難者顏再策(自衛隊)家屬

雄中3月4日自衛隊成立前夕 拜訪228受難者顏再策(自衛隊)家屬

【焦點傳媒社/記者蔡祁妘報導】高雄市長陳其邁日前於二二八事件74周年中樞紀念儀式中,曾提及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事件中雄中自衛隊勇敢面對無差別的逮捕及屠殺,更是歷史上重要的一章。在3月4日雄中自衛隊成立紀念日前夕,因市政要務北上特別指示教育局長謝文斌、新聞局長董建宏,與立法委員許智傑(2019年英雄返校雄中自衛隊出巡主辦人)、雄中校友會陳義永會長與林敬堯副會長、雄中代理校長顏銘賢特別前往拜訪228受難者顏再策家屬顏陳秋霞女士與顏清和醫師,並致贈紀念品、水果。

許智傑立委表示,他自己是雄中畢業,一直以身為雄中人為榮,也身著校服出席立委報到日,對於傑出的校友事蹟也積極發揚,「2019年英雄返校雄中自衛隊出巡活動」,他身為主辦人之一,希望藉從雄中自衛隊故事,來彰顯公義和平之價值,今天也特別再向顏再策、顏再添學長致意並慰勞其家屬。

謝文斌局長表示,二二八事件時,高雄中學是唯一遭受軍隊攻擊的學校,學生組織自衛隊護衛校園,不分省籍保護民眾,顯現學生自發自省、愛護學校、實踐社會公義的自覺,當年社會動盪之下,殊為不易。

許智傑委員說,從歷史事件可知雄中自衛隊不畏國家暴力,凡進入校園的高雄人,不分族群均受自衛隊保護,堪稱是民族融合的典範。對於許多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及家屬來說,深埋幾十年的痛苦與驚懼,解嚴之後才漸漸獲得些許的療癒。他們數十年來的生命歷程,是個人,也應該是全台灣共同的歷史,值得大家重視。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高雄地區從3月3日起治安也開始失序,為了穩定並保護校園,當時以高雄一中為主的學生,在李榮河、陳仁悲等人的領導下組織學生自衛隊,成員除了高雄一中在學生外,尚有高雄商業學校(雄商)、高雄工業學校(雄工)、高雄女子中學(雄女)以及高雄中學的畢業校友。

他們不僅守護校園安全,也保護外省人士免受攻擊,甚至組織敢死隊,意圖進攻被軍隊佔領的高雄車站,以便恢復原來的交通;最後失敗收場,過程中造成一人死亡,軍隊後來並攻擊校園,高雄中學遂成為二二八事件中唯一遭受政府軍隊進攻的學校。事件之後學校遭受整頓,多位參與活動的同學被列為黑名單,從此噤聲,家人甚至不知道親人有這段歷史。隨著解嚴後才慢慢掀開這段歷史。

在事件中唯一傷重不幸受難的顏再策,與哥哥顏再添本是澎湖西嶼人,國小二年級的時候才搬家到高雄鹽埕埔,兩兄弟都會很讀書,在校成績也很優異,後來一起考上高雄中學,畢業之後顏再添考上台北帝國大學(台灣大學)植物系,顏再策先後考上滿州國所成立的建國大學,以及北京大學,均因健康因素不克就學,後轉學到台灣省立師範學院(台北師大)英語系就讀。

因家境貧寒,無力負擔學費,兩兄弟只好輟學回高雄。顏再添在高雄小學任教,顏再策替一位代書做翻譯,同時兼家教。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兩兄弟回到高雄中學,加入學生自衛隊行列,甚至參加最危險的敢死隊,在陳仁悲帶領下進攻由憲兵控制的高雄車站,顏再策不幸被流彈射中腹部傷重不治,英才早逝得年才21歲。顏再添則繼續在小學任教但絕口不談任何相關事情,1968年因車禍過世。

顏清和醫師說,其父親(顏再添)過世的早,生前從來不曾講過二二八的事,就連母親都不知道他有參與(雄中自衛隊)。顏再策是叔叔,他的死,過去在家是禁忌,不能談論。2017年3月4日,高雄西區扶輪社舉辦「英雄返校、雄中自衛隊出巡活動」,透過新聞報導才知道父親顏再添、叔叔顏再策都參加過二二八雄中自衛隊,也才了解不幸卻光榮的先人事蹟。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