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臺灣海峽那片灘/張競

談談臺灣海峽那片灘/張競
張競

上周針對大陸船舶在臺灣海峽南部臺灣灘海域盜採海砂,究竟是否隱藏軍事謀略,正在挖掘水下秘密航道作為潛艦陣地伏擊區,在臺北立法院內,成為立法委員列入國會正式記錄之質詢議題。會後更引起媒體關注,但當事者亦受到訕笑;不過網際空間內亦有網民仍不死心,透過負面評議仍然繼續反撲,認為未從軍事觀點來解讀情勢,強勢堅稱顯然是有所誤判。

臺灣海峽澎湖西南之臺灣灘,其實是我學生時代經常被老師所詰問重點,但信不信由您,這門課程居然不是航海學或是海洋學,而是您絕對猜不到的英文課。由於臺灣灘英文是Taiwan Bank,有些人在地圖或海圖上看到這個英文字,當然是不會將其誤認成臺灣銀行,但若是在字裡行間看到時,就會經常產生誤認。臺灣銀行本身英文是Bank of Taiwan,假若英文老師不特別提醒,將兩者相互混淆,其實也不令人意外。

從海軍官校畢業後,在海峽南海北往巡弋掌握目標動態時,不知道在臺灣灘周邊經過多少回,但因為該處海域存在許多妨礙航運之淺灘暗礁,航行活動處處充滿危機,因此只要是進入該處海域都要冒著航行安全風險,所有袍澤都會特別小心,相關航行儀器與裝備都會充分運用,絕對不會低估此處海域,在臺灣周邊航海史上充滿凶險之過往記錄。

該處海域之所以海底會累積如此多泥砂,其實是與整個水文與地形狀況息息相關。夏季時黑潮會從菲律賓東部海域北上,在巴士海峽則會產生兩個黑潮分流,分別針對臺灣灘以及澎湖群島附近,海底地形突然變淺,因此就因地形效應促成湧升流(upwelling),此種湧升流會將海底營養含鹽物質帶到淺海,並且有利於海底植物與底棲動物之生長環境,並且更構成整個魚類食物鏈生態架構,所以對於澎湖漁業來說,要維護生物資源讓漁場永續發展,確實是相當重要。

過去幾年來,由於大陸對於開採砂石採取極為嚴格管制措施,但各項工程建設需求仍然維持強勢發展,當陸地山地與河砂無法滿足需求後,自然就將腦筋動到從海上抽取砂石來滿足市場需求;而臺灣灘本身地理條件,又符合大陸作業船舶抽取海底砂石要求技術標準,所以此種盜採事件就層出不窮。

透過大陸法律界專業人士與相關業界所提供管道,其實會發現抽取海砂本身,在大陸確實是項在市場上獲利頗豐行業;而且所抽取海砂,其實是未見得會用於陸地各項建築土木工程,反而是用於填補沿岸潮間帶海域,因為河川外流所攜帶砂土補充數量不足,當受到季風潮汐侵蝕流失砂土,影響到海域生長植物與底棲介殼類動物生長環境,更讓箱網養殖或定置網無法順利附著於近海海域,所以才要投放海砂加以補充。

此外許多海砂亦可用於強固突堤保護海岸,讓海岸周邊海堤消波塊周邊能夠獲得積砂支持,同時亦補充因季風或海流影響,被侵蝕帶離沿岸海域底部砂石。當然在澳門與海爭地所投放海砂,或是香港國際機場建築第三跑道所填海埔新生地塊,都會用到大量海砂,亦有人指稱前述就是在臺灣灘抽取砂石,最後市場去向所在之處,但此種傳聞恐怕是很難加以確認。

儘管海砂經過水洗淡化與挑選後,只要所含氯離子在6%以下,確實就是合格建築工程用砂石;就算是檢驗氯離子超過6%,在一定容許範圍內,亦可與瀝青拌合當作路基使用。但是由於此項去除鹽份過程成本極高,大費周章將海砂如此處理,在建材市場運作上規模確實有限。但是濫竽充數以海砂冒充陸砂進行詐騙糾紛屢屢發生,就可以理解為何此項產業會如此熱門,畢竟只要賺錢,再怎麼殺頭生意都還是會有人願意幹!

所以大陸治安機構對於打擊在臺灣灘盜採砂石,基本上亦是嚴加取締,具體取締、逮捕、起訴與法院判決過程與記錄都不難查,而且大陸媒體對於福建與廣東沿海船舶因為在臺灣灘盜採海砂非法活動,被臺灣派遣海巡署船舶取締逮捕,甚至到最後起訴判刑,相關報導亦甚為詳實,並未刻意隱諱避談。所以要說大陸船舶在臺灣灘盜採海底砂石是項秘密軍事工程障眼法,恐怕很難讓人信服。

再就軍事層面來探討,究竟在臺灣灘是否有可能進行秘密軍事工程,挖出航道設置潛艦伏擊區,基本上必須要思考下列各項問題:首先是要依據潛艦作戰陣地伏擊各項戰術條件來做判斷;此等伏擊陣地通常是畫設在航運活動匯集海域,若非進出港口與泊地所必經航道海域,就是海峽或是運河進出口附近海域。此種狹窄海域之所以被設定為潛艦作戰伏擊陣地,就是要保證潛艦遂行伏擊作戰時,只要能夠守株待兔,其就必然能夠攔截攻擊到目標,所以才能劃設出如此狹窄海域作為接戰區。

當然在此種海域因為相對水深與海底性質有時並不理想,對於潛艦水下運用音響偵蒐、定位以及針對目標進行運動分析、射控彈道計算與導引武器來說,可能亦未見得有利,所以必須權衡航運活動狀況,以及整個接戰程序能否順利執行,做為劃設與選定伏擊陣地重要參考依據。最後還要考量在接戰後,如何能夠順利引退脫離戰場,避免遭致趕來馳援之敵方反潛兵力所掌握,再神不知鬼不覺狀況下完成任務。
  • 新聞關鍵字: 南海電影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