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專家呼籲慎選優秀檢察長 落實公正檢察官體系

法學專家呼籲慎選優秀檢察長 落實公正檢察官體系

【記者晨曦/台北報導】

法務部開出六個檢察長職缺,共有三十七人競逐,從司法官學院第22期到第37期,都有人報名,檢察長人選也成為近日新聞焦點。4月8日上午由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主辦、立法委員何志偉辦公室協辦「檢察官制度的轉變與改革」記者會於立法院中興大樓一樓舉辦,法學專家呼籲慎選出優秀的檢察長,建立客觀公正的檢察官體系,立下法治的重大里程碑。

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指出:檢察官制度,有自己的一套制度,重點在於刑事證據蒐集、認定犯罪事實,適用正確法條,此項專業與經驗法則,則非其他「非檢察機關」,可同理比喻。職是,將檢察系統、非檢察系統,合一爐而冶之,顯非「事物之本質」。科技日新月異,犯罪亦然。所以,由非檢察系統,調回檢察系統,不容一下子就擔任「檢察長」。換言之,外派行政機關首長、副首長,實在不適合直接回任「司法權」的「檢察長」!因為如果讓其直接「空降」成為「檢察長」,此顯然對於堅守從事檢察官業務的檢察系統內部人員,顯然構成不公!

陳志龍強調,檢察長是檢察官體系的重點關鍵人物,必須要為全體檢察官之表率,對於監察院認定有違法、失格者,則應該要謹慎選擇。

此外,亦應該要有「猶豫等待時間」的制度:即從「行政機關」(行政執行署、廉政署),調回「檢察機關」,應先納入檢察官體系,先擔任檢察官、主任檢察官之後,觀其檢察官任務的表現,即假以時日的觀察,才可以由內部升任「檢察長」。

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以視訊參與記者會表示,檢察官是中立的代表,法國憲法規定,檢察官是站著的法官,起訴具有獨立性,有獨立行使職權的定位,如果完全行政官化是很有問題。根據刑事法規定,檢察官對被告有利不利都要注意,選任檢察長應考量他辦過的案子有無專業性、有無依法獨立辦案,是考量檢察長最基本的要求。法務部應注意列名的檢察官,其中最有名就是現任廉政署副署長侯寬仁,過去有「司法藍波」之稱,從他過去辦的大案如周人蔘案或是太極門案件,都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甚至太極門案還公開偵查細節,連最基本的法律原則都沒有遵守,他更涉及筆錄不實,在訊問被告時,有誘導及逼供問題,亦受到監察院糾正,顯現缺乏專業。更令人驚訝的是在太極門起訴書裡,直指被告養小鬼,吳景欽直言這樣的起訴絕對不及格,案件經過10年無罪確定,侯寬仁也沒有受到懲處,卻因10年懲戒期已過,也沒有受到懲處,如果有以上這麼多瑕疵,應考量他是否當檢察長。如果他當選是否是告訴其他檢察官都可以跟著照做嗎?

中央大學客家語文及社會科學系曾建元教授提到,在現行的制度下對於檢察長,民眾有更高的期許,因為檢察長對於刑事偵查追訴如果過多不當的干涉,會影響到具體的個案正義追求。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律師表示,在美國每個地區檢察署只有一個檢察官,其他的通通叫助理檢察官,只有阿拉斯加州除外,其他州的檢察官都是民選,任期六至八年各州不同,檢察官要負政治責任。檢察官的獨立是檢察體系整體的對外獨立,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檢察官所有的福利、保護、懲戒都比照法官,但是檢察官辦案是主動偵查,可以自己主動找案子辦,法官辦案是不告不理,檢察官可以隨便把人起訴,安一個罪名,就算你最後無罪,可能已經10年8年以後了,所以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他認為對檢察官的約束必須比法官嚴格,如開放台灣的自訴制度,不但不能廢而且要盡量放大,像太極門案,還有很多冤案,回頭到地檢署要告檢察官,案子就不見了,都被簽結掉,連不起訴都不做。只有自訴才能透過一審二審三審,讓案子可以公開,我們希望是一個公開的審理過程來檢驗檢察官、法官的所作所為是否合法。

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表示,所有執法者必須掌握調查犯罪證據,不能介入犯罪證據之產製(無罪推定原則),否則即是枉法栽贓。查核逃漏稅必須查得金流,不能憑空推測臆斷,準用刑事證據法則及經驗法則。他指出太極門被非法課稅案,是檢察官逕自以犯罪調查,卻派查當日即先斷定,再抹黑製造假證詞及僅具姓名之受害人名冊湊合,僅查獲61~62萬元金流,卻誇大五千倍為約32億元補習班學費,公布予媒體,製造逃漏稅假象,所有租稅構成要件都非法定之自擬虛構;且6年度中,5年度補罰金額已更正為零,僅留81年度,更證明原核定構陷。用專責查核大額逃漏稅人員從未聽聞之違法查稅手法,既逾越了部會職掌,毀壞法治及稅捐稽徵機關依法課稅,造成強徵民產。

台灣北社理事陳逸南指出,由台灣的政治演變,發現台灣的檢察體系真有問題,台灣的檢察系統中的檢察官,不是公義代表人,而是統治者的工具,既然他是統治者的工具,要維護治安、要保障人民的自由財產,而且涉及國家的安全都要注意,這個檢察長當然是很重要的人,如果這個人本身不正的話,他底下的檢察官會更亂,台灣人民要聰明一點,要選檢察長時,應該出來的聲音就應該出來。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談到,把檢察官、檢察長納入行政系統是所有獨裁者最想做的事,當初侯寬仁檢察官以製造假案來陷害太極門是受到行政首長的指揮,利用行政的檢察官,有司法權可以查封、凍結、沒收人家的財產。2009年後引進兩公約,把兩公約變成國內法是人權憲法,其位階規範所有的行政、立法、司法都必須變成人權機構保障人權。三權分立,立法者不能行政,行政者不能司法,三者互相監督制衡。要改革檢察制度,要改變司法人員的頭腦,檢察官是要保障人權,行政、立法、司法是要保障人權的憲法機構,才是改革最重要的目的。

最新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