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錯不會被究責 不肖官員違法受保障?

犯錯不會被究責 不肖官員違法受保障?

【記者晨曦/台北報導】

政府自2009年將兩公約國內法化以來,似乎對人權議題及國際關係頗為注重,今年5月蔡總統邀請國際人權專家來台,已是專家第三度來台審查,但台灣人權真的落實嗎?《世界人權宣言》是橋接聯合國憲章到國際公約的關鍵,不遵守國際公約的國家將會受到其他國家抵制甚至制裁。7月10日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播出主題為〈沒究責!怎有轉型正義?〉https://youtu.be/67PxyF_UbJI ,邀請受公權力迫害的被害人現身說法,並邀學者剖析,沒有究責,正義何時才會來臨?

主持人陳庭依指出,在審查中華民國實施《人權兩公約》的第三次國家報告中,英國國際法教授William Anthony Schabas(威廉·安東尼·沙巴斯)提出:2017年結論性意見第12點,建議《人權兩公約》應被納入中華民國憲法,然而經過5年卻沒有實現。已經第三次來台的Virginia Bonoan-dandan(弗吉尼亞·波諾安-丹丹)表示,每次都會問台灣人如何看待或思考《世界人權宣言》,以及對人權教育整體的看法,前後已過了10年,卻沒人願意回答,似乎台灣人對《世界人權宣言》不感興趣,讓她很失望。也是第三次來台的奧地利國際法與人權教授Manfred Nowak(曼弗雷德·諾瓦克)表示:2013年時台灣官員說酷刑已經在台灣絕跡,然而酷刑還在,他希望把禁止酷刑公約的酷刑罪訂到刑法裡,並提到台灣對於執法的加害人沒有實質的懲罰,對「有罪不罰」的現象表達遺憾。「有罪不罰」就是嚴重對人權的侵犯!

二二八事件研究者/太極門弟子阿中將228事件比擬為二戰時期的納粹大屠殺,都是大規模侵犯人權事件。阿中表示,西方世界對納粹大屠殺猶太人的態度是先究責然後原諒,來維護和平。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說: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沒有原諒就沒有正義。陳祖祥律師則解讀:沒有加害者就沒有原諒。阿中將這兩位的話連起來,就是要以司法程序究責,找到加害者,將罪行公諸於世,加以適當懲處,然後原諒加害者,這才是正義,然後才有和平。現在的台灣官方對於228事件沒有積極究責,而是要人遺忘。用究責來制衡也是一般民主國家的常態,遺憾的是,台灣一些濫權失職官員,明明罪證確鑿卻未被究責,例如侯檢察官被監察院調查出有八大違失,要求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但法務部不但不究責,侯寬仁的官位還越坐越大。羅馬規約明文規定:侵犯人權之罪是沒有追訴期限制的。即使時間再久,對於侵犯人權的官員,人民也要督促政府究責到底,絕不停止。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教授吳景欽從中壢詹老師被警察過肩摔事件及竹北黃姓志工媽媽事件分析,他表示,在詹老師的再議之下,高檢署發回重新偵查,濫權拘束人身自由的警察,終於被起訴,但未來仍有翻轉的可能,尚不能確定真的被究責。而黃姓志工媽媽事件就更扯了,她碰到一群強壯的警察圍著她,也是濫權逮捕,找不出罪名,仍隨便把她帶到警局偵訊到深夜。明明是警察亂來,結果行政執行署與竹北分局還發新聞稿,說黃姓志工媽媽恐嚇執法人員,吳景欽覺得這種新聞稿簡直在考驗讀者的智商。而當時發新聞稿的竹北分局長謝博賢,調至北部升任督察,而行政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升任屏東地檢署的檢察長,不僅沒究責還升官。其他的警察、檢察官或公務人員,難道不會上行下效?吳景欽認為,究責與反酷刑有密切關係,今天警察濫權逮捕,究責以後,才能讓其他警察知道,這個行為是不對的。然而目前整個司法體系、行政體系都沒有辦法去究責,就是要靠人民自己努力,好好的盯著政府,要求政府要究責。

TRF受害企業負責人劉家龍強調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他說明TRF中文稱作目標可贖回遠期契約,是一種非常複雜的衍生性金融商品,早在台灣2013年大賣前,國際間就已經傳出不少嚴重災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2009年就曾發表一份專題研究報告。這份報告指出:這類型商品專門瞄準金融法規管理鬆散的開發中國家,並強調這類商品既不適合作為避險工具,也不適合作為投資。但金管會仍有計劃、大規模的法規鬆綁,開放銀行辦理人民幣衍生性金融商品之後,從2013年8月的6.86兆,到2014年1月,僅僅五個月,就暴增到13.05兆,成長一倍。而且有百分之五十承作交易的,並不是金融專業機構,而是中小企業。2015年在台灣造成重大金融風暴,估計有八千多家中小企業受害,虧損總金額高達上四兆新台幣,將近是台灣兩年的歲入金額。但七家銀行賣人民幣TRF就賺了209億。TRF風暴,引發社會關注,監察院也注意到,林雅鋒、陳慶財和劉德勳三位委員發起主動調查,於2018年3月19日公布調查報告,糾正金管會。結果,金管會當然虛心接受,但監察院要求查明的事實還是虛應了事,事實真相至今依舊不明!

國小教師、太極門弟子黃小姐11歲的時候,父親帶她到太極門,依循古禮,拜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博士為師,練功後身體變得健康,每天過得好快樂,太極門就是她第二個家。但在85年變了樣,侯寬仁檢察官違法搜索偵辦太極門,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無中生有、濫權起訴。且於第二年,她父親也莫名其妙變成另一個自訴案件的被告,而那些所謂的自訴人,全部都是侯寬仁一手主導的自救會成員。一次又一次的開庭,對她們全家來說都是煎熬。媒體不停大肆抹黑報導,讓她的家庭出現裂痕,爺爺認為太極門是個邪惡的地方,從此爭執不斷上演長達十五年,雖然他們很努力地想要修補裂痕,但直到爺爺過世,心結永遠無法解開。即使經過十年三個月,司法終於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還他們清白,但家人間的裂痕卻永遠無法彌補。而在追求公平正義的過程中,黃小姐的女兒也從在嬰兒車之中,就跟著他們東奔西走,一起日曬雨淋,看她小小的雙手高高舉著法稅改革的標語,真的讓黃小姐很心疼,但也相信只有人民更團結努力督促,國家才能改革進步得更快,孩子才能有更好、更有希望的未來。

圖一:7月10日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播出主題為〈沒究責!怎有轉型正義?〉

圖二:節目邀請受公權力迫害的被害人現身說法,並邀學者剖析,沒有究責,何時才會有正義?

犯錯不會被究責 不肖官員違法受保障?

【更多新聞】
膽大包天虎爺頭上動土 臺西警速逮偷神像賊564旅戰車修護意外 陸軍司令要求調查檢討上橋引道熄火抛錨 警民合力推上坡車道小貨車

最新社會新聞
人氣社會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