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建文裁判生涯不願回憶的痛 假球低谷仍見曙光

蘇建文31年判官人生(2)

(中央社記者謝靜雯、楊啟芳台北30日電)中職多次簽賭風暴是愛棒球的人心中難以抹滅的痛,資深裁判蘇建文也曾因假球案掉眼淚、封閉自我,但看著彭政閔等球員努力表現、想把球迷帶回來的心,「既然他們敢拚了,我們當然一起呀!」

中華職棒今年邁入第33個年頭,許多棒球人回憶起來,2009年無疑是最令人痛心的一年,中職簽賭案從黑鷹事件開始,到2009年黑象事件爆發,澆熄了球迷對棒球的熱愛,職棒簽賭低谷期,球迷的信任化為憤怒:「還不都是在打假球」,這句話聽在以棒球為職業、為榮耀的相關從業人員耳中更刺耳。

中職資深裁判蘇建文為1991年首批召募的裁判人員,從中職草創階段跟著中職一起成長、茁壯,見證過龍象大戰場場爆滿的熱血場面,一提到簽賭風暴,蘇建文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是他執法生涯中,最不願回憶的片段。

2009年中職總冠軍賽結束後爆發「黑象事件」,人氣元老級球隊兄弟象隊也淪陷,蘇建文坦言,這對台灣職棒產業存亡造成重傷害,他一度拒絕接受事實、封閉自己,從看到新聞那天起,關在家裡、手機完全關機,斷絕一切與外界的聯繫。

「經過了幾次假球案,你們難道沒有得到任何的警惕和省思嗎?這個職棒生命共同體,一大堆人靠這行吃飯,卻因為有人不自愛,害得整個職棒圈往下沉淪。」多年後再回想起來,蘇建文堅定的語氣中還是難掩激動。

那是台灣職棒的黑暗期,不僅對球員、教練,對裁判、媒體、工作人員來說都是重傷害,曾經引以為榮的工作,卻成了茶餘飯後消遣批評的對象,蘇建文說:「身為職棒裁判,當然也無法抬頭挺胸面對自己的職業。」

蘇建文回憶,裁判組過去在春訓前到球場進行體能訓練和技術演練,都會穿上印著CPBL標誌的練習衫;假球案爆發後,有段時間大家都很排斥穿上有職棒LOGO的衣服,某次路過民眾好奇跑來詢問,是什麼單位在演練,大家甚至不想承認自己身分,只能謊稱是消防員。

最低迷的時期風聲鶴唳,對人事時地物、比賽內容很容易產生不信任感,場上某些球員的表現、甚至同仁的裁決有疑惑時,心中會有疙瘩,但被問起那段低谷期、那連自己職業都不敢承認的時光,是否曾有想過要離開,蘇建文沒有太多的遲疑,「錯誤的人不是我,我沒有做那樣的選擇,如果我在精神上、行為上有瑕疵,我就需要負責,可能鼻子摸一摸就走,但錯的人是他們。」

要扭轉球迷對簽賭假球案的印象並不容易,不僅球員、裁判也做了許多努力,包括「軍事化」訓練和「晚點名」,在比賽前做完操、整隊人馬列隊從左外野跑到右外野、再跑回來,就差沒有精神答數,比完賽後,凌晨1時準時晚點名,薪資所得、戶頭都要提報、受到控管,聯盟給裁判很多生活規範必須遵守,交友圈不能太複雜,以免惹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就如蘇建文所言,老天爺關了這道窗,就會開另一扇門,在職棒低谷期,陸陸續續在國際賽上,台灣球員奮力一搏打出感動人心的比賽,如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在那個階段也有很棒的球員出現了,努力想要撐起中華職棒,把球迷的信任再找回來。

蘇建文說:「既然他們都敢拚了,我當然跟著他們呀,大家一起又把這個環境做好。」

延伸閱讀
最新體育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