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的金門女孩 趙美玲:喚起五六年級生的金門集體記憶

美美的金門女孩 趙美玲:喚起五六年級生的金門集體記憶
【大成報記者于郁金/金門報導】《美美的金門女孩》是1本粉紅的心情記事,作者是出生在金門六年級生,經歷過五六年級生的金門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單打雙不打、男女皆武裝的民兵、金門與臺灣本島電話不通……等等,在職場工作了將近30年大媽,她就是這本書原作者趙美玲,勇敢執筆把自己青春少女想當作家的夢想,利用生活中零碎時間或每天睡前那10、20分鐘,寫成一篇篇感人文章,現在集結成冊呈現在大家面前。

作者趙美玲,畢業於淡江大學保險研究所,目前在金門酒廠工作,育有1兒1女,有美滿家庭;塗塗寫寫一直是她的愛好,雖然年近50,但在某一個心裡層面,她希望能保留某種童真,而這種童真是能引發某些人心底共鳴;著有《美美的回憶》、《美美的風景》。

在職場上生活中,有多少重擔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讓我們忘了最初年少夢想,不敢作夢,或把夢拖延,說著「等到退休,等到終老」,可是往往等到了卻是悔恨與悔不當初。

《美美的金門女孩》作者趙美玲很有體認,認為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田野,她一步一腳印,用筆一字一句逐步完成她想當作家的夢想;她的文字不屬於大江大海艱深難懂,而屬於平易近人,不時散發著如繪本式童趣對話,文字裡透入著對人、對事、對物的溫度。趙美玲說,她很用心的對每篇文章畫上有趣插畫,這是1本看了没有負擔的散文式書籍,適合減壓及茶餘飯後打發時間的你(妳)閱讀。

趙美玲表示,這些心情紀錄文字是這2、3年來孜孜不倦成果,她認為自己不屬於文青,寫不出真正詞句優美文章,不可能像曹雪芹寫出《紅樓夢》,也不可能是林語堂寫出《京華煙雲》等千古名作,但可以寫出美美生活記事;她從小是醉心於歌唱的,小時候不乖被媽媽罰跪在樓梯口,會唱歌;坐在馬桶上無聊時,會唱歌;一個人走在路上時,會唱歌;晚上睡不覺時,會面對暗暗的天花板唱歌;洗澡時唱歌;煮飯時唱歌;洗地板時唱歌……。

趙美玲的老公曾問:「妳怎麼那麼愛唱歌啊?妳又怎麼知道現在這時候為何要哼這首歌,而不是別首歌?」趙美玲則睜大眼睛回答:「不知道耶!」有時候,趙美玲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唱歌,因為,當自己獨處時,嘴巴就會莫名奇妙哼出歌曲來。

在心情抒發中,唱歌對趙美玲的宣洩是最直接,而文字書寫卻最為徹底。趙美玲表示「我常常會不知覺陷入某種憂慮恐懼中,以前會藉著看書讓心情得到平復,後來發現把沈悶情緒寫出來,效果很是棒的,通常隨著字句的產出,鬱抑心情沉澱了」。

趙美玲想想自己也快走到50大關了,人生也過了一大半了,這幾年從身邊走的親人朋友、甚至同學,細細數下來也有好幾個,漸漸感受到死亡陰影,可能隨時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每當午夜夢迴時,心想著自己總不能白白走這一遭!總得要留下些什麼在這人世間,古人云三不朽,即「立德,立功,立言」。趙美玲說:我不是聖人無法立德,也不是偉人無法立功,那麼我可以為自己立一些言吧!

在某一點上,趙美玲自覺是天真浪漫,不畏世俗煩瑣的;雖然,近半百年紀,但在某一個心裡層面,是拒絕世故,拒絕長大,拒絕受世俗禮儀拘束。趙美玲說:希望保留某種童真,而這種童真是能引發某些人心底共鳴,能博得會心一笑;不想庸庸碌碌的過這一生,總想留些個什麼在這世界上,就算隻字片語也好,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不是她的個性;而且,寫這揮揮手的作者徐志摩,他那有不帶走一片雲彩,他留下了千古絶唱的詩詞與文字影響著後人,讓後輩的我們拜讀而驚豔不已。

趙美玲自認没這種文字功力,能留芳百世,成為千古文壇的佳話;可是,總想會有小眾一群人,與作者臭味相投被吸引,為她加油,給她喝彩,這樣便已足矣!所謂「貴不在多,而在於精」,便是此意吧!趙美玲感性地說,歡迎大家閱讀此書,或許可以得到不一樣心情悸動,尤其對於五六年級生的金門人,更可喚起上世紀冷戰期間在金門島上集體記憶!(照片由本書作者提供)
美美的金門女孩 趙美玲:喚起五六年級生的金門集體記憶

延伸閱讀
最新體育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