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蘭女》臺北首演好評不斷 1/23、1/24首赴臺中演出

《樓蘭女》臺北首演好評不斷 1/23、1/24首赴臺中演出
【大成報記者蕭宇廷/臺中報導】新象.環境文創攜手當代傳奇劇場,原班人馬再現跨世紀經典大戲《樓蘭女》,1/8到1/10重回當年首演的國立國父紀念館連演3天,不畏寒流、吸引超過6千位觀眾,演後各界好評不斷;1/23、1/24也將首訪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2/27、2/28則首登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讓全臺戲迷一飽眼福。

疫情之中,在主要贊助單位力晶文化基金會及贊助單位富邦金控、達欣工程、薇閣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鼎力支持下,取材自希臘悲劇原著《美蒂雅》(Medea)的《樓蘭女》再掀舞台高潮。

飾演「樓蘭女」樓蘭公主美蒂雅的魏海敏,在劇中展現完美的表演才能,由被丈夫拋棄的自憐自哀,到後來決心復仇的冷靜籌謀,對女性心理的演繹絲絲入扣;樓蘭女的丈夫、大宛王子頡生為爭權復國,不惜背叛愛情和家庭,此角則由難得在舞台劇中詮釋反派角色的吳興國飾演。兩位國寶級演員登峰對決、氣勢震攝全場,這樣的表演在現今全球疫情持續延燒之下,實屬難得。

而即使許多城市的表演藝術活動被迫中止,《樓蘭女》在國際上依舊大受矚目。目前已收到來自歐美藝術核心城市如維也納、希臘、巴黎、紐約、舊金山等地,以及亞洲如中國20幾個城市(北京、上海、廈門、廣州、潮州、深圳、西安、烏魯木齊等等)、東京、馬尼拉等地的密切聯繫,都希望在疫情之後,能夠邀請《樓蘭女》赴當地演出。

尤其不同於當代傳奇劇場其他劇作鮮明的京劇色彩,《樓蘭女》在藝術形式的表現上融合傳統戲曲(京劇、儺劇等)、現代舞、邊疆樂曲的元素及現代劇場的概念,孕育出一種「東方舞台劇的現代戲曲形式」。

以聲腔與音樂而言,《樓蘭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黃,拋下了程式化的唱唸做打、轉而由許博允所創造的音樂貫穿全劇;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謠、西藏梵唄與現代音樂,孕育獨特音樂美學,戲劇張力震懾人心,是他在戲劇音樂領域的代表之作。

服裝方面,葉錦添的設計奪目絢麗,以20世紀超現實主義為靈感,嘗試著把所有場景都堆疊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臺視覺上的壓迫感;其後隨劇情推展,服裝一層一層褪去,也愈來愈接近美蒂雅滲血的內心。大膽的設計確立其美學風格與地位,為日後獲頒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奠基。

由於《樓蘭女》臺北首演後好評不斷,戲迷盛讚其為「一齣無法用文類定義的劃時代巨作」,可謂是「見證臺灣表演藝術史」。資深媒體人趙少康認為,音樂、舞蹈、舞台、服裝、氣氛、表演、唱功都是一流;藝術的呈現很特別,比大多數的百老匯劇場表現更傑出!「作曲家許博允一生對藝術的奉獻,很令人欽佩。」

而戲份最為吃重的女主角魏海敏,精湛表現讓全場觀眾折服,數十年磨練而來、自成一格的唱腔廣獲好評,更收穫「魏海敏那嗓子真是天使親吻過的聲音」的極高讚譽;知名作家李昂感動地表示,「我以臺灣有魏海敏這樣的女演員為榮!」

資深媒體人/藝文觀察者蘭薰也於她的專欄「蘭薰觀點」寫道,最讓人震撼和佩服的,是飾演主人翁的魏海敏,當然已非當年首演時中壯鼎盛之年;在這次演出中,聲線居然依舊完美而奪目。其展現驚人的表演才華,把歷經權力與背叛、愛與恨,乃至於殺兄、親弒一對兒女,轉折詮釋得淋漓盡致,甚至比27年前更為成熟!

從思慕夫婿、到絕望報復,從疼愛子女到親手弒子,從踩著蓄勢待發的步伐、自台階緩緩步下,從揮動政治權力之手、到舞動巫術之舞,魏海敏從內在深層出發,透過揉合戲曲身法步眼,東西方唱段和聲音唸白表現,在在表現出豐富的層次和驚人的表演能量。「無愧是心目中最佳的國家文藝獎得主!」

甚至,從1993年首演至今,原班人馬近28年後再次攜手重現傳奇。身兼《樓蘭女》編劇、導演、編舞3個重要角色的林秀偉透露,1993年首演時,主創們仍年輕氣盛、只憑著對未來的想像和創作熱情勇往直前;當年的主創團隊都是華人世界各領域最傑出的藝術家,包括音樂作曲許博允、舞台燈光聶光炎、服裝設計葉錦添等,共同營造出非凡獨特的異質美學空間,使得樓蘭女展現出燦瓓華美的氣韻。

延伸閱讀
最新體育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