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驚奇(二五) 萬隆SAU快樂村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肖霞客(旅遊達人)

由省府大樓趕往Saung Angklung Udjo(SAU,吳卓昂格隆快樂村),從旅遊指南得知其擁有表演舞台,竹製工藝品中心和竹製樂器作坊。SAU是一個完整的文化和教育旅遊目的地,因為它擔過教育和培訓繼續向社區保存和發展Sundanese文化,尤其是Angklung(昂格隆、安格隆)。使得SAU的存在變得更加有意義。印尼文化的多樣性是必須維護的驕傲問題。在西爪哇SAU將在純正的氛圍中享受印尼文化的獨特之處。它有近五十來年的歷史,在這裡可以看到一系列印尼傳統表揚,如哇揚木偶戲、面具舞和扎隆等。且每天下午三點半前有一場表演,故我必需在之前到達以享受這場難得的印尼藝術文化洗禮。

從SAU的官網https://angklungudjo.com/介紹可知昂格隆是印尼一種非常古老的民族樂器,由於它是用竹筒製成,故也稱竹筒琴。昂格隆的結構並不複雜,拿在手裡可一目了然,它的主體用幾根細竹棍做支撐,當中懸了兩個竹筒,竹筒上部分被削成槽狀,當演奏者搖動框架時,竹筒和竹棍便會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竹音,一個竹筒只對應一個音高,代表哆啦咪發嗦啦西哆中的其中一個,合起來就可形成一篇空靈華麗的樂章。它不但是印尼的國家級樂器,還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之前在台灣也見過印尼移工或學生以昂格隆作為表演樂器。底下以SAU官網上所販售的商品來介紹各種不同複雜程度的昂格隆。


爪哇驚奇(二五) 萬隆SAU快樂村


來SAU快樂村主要就是欣賞此場表演,還好及時趕到。SAU位於非常偏僻的巷道內,當計程車送我到此地時,我還懷疑是不是到正確地點,還好此處有許多遊覽車,確定沒錯,此景區為開放式景區,但若要欣賞表演則需另行購票進入。進入後,發現半圓形的階梯劇場已座滿了遊客,前方舞台區則是伴奏樂器區,上方有個Udjo的大型標誌。表演者主要在舞台區的空間表演,並可就近與客戶互動。這場表演事實上是包含了幾場壯觀的簡短表演,包括:Wayang Golek(哇揚木偶劇)表演、Helaran儀式、傳統舞蹈藝術、初級Angklung、管弦樂隊Angklung、masal和Arumba等。

在雅加達舊城區有哇揚木偶戲博物館,但無緣見到,沒想到在此看到的第一場戲即為哇揚戲,在漫長的歲月中,哇揚戲亦承擔著忠孝節義、勸人行善的目的,且是印尼傳統文化的重要形式。看此段哇揚戲的精彩表演,發現它與台灣的布袋戲或稱掌中戲類似,包括皆是用手掌來操縱、可用兩手掌來操弄兩布偶、必需展現高難度動作如射箭與舞刀、表演者要能變換不同口音或口技、表演者還要操作其它樂器、後台還有演奏者配樂。但也有許多不同之處,首先,掌中劇有布幕將將表演者遮蓋,但哇揚戲表演者前方無遮掩,其次,掌中戲還可變換背景,但哇揚戲則無。其三是掌中劇將表演後的木偶放下來,但哇揚戲則插在舞台二邊,其四是掌中劇表演者是站著,但哇揚劇則是坐著,故還可用腳敲擊樂器。此外,兩者木偶皆相當精緻,雖聽不懂當地語言,但從木偶的服飾、面容與動作及表演者口音,甚至配樂等,可略知表演者欲傳達的劇情。

Helman舞則是歡慶的舞蹈與昂格隆的綜合表演,有一位小孩坐著轎子被抬出場,另有面具舞等表演,是由兩位清秀的少女來表演,但卻戴著猙獰的面具,以舞蹈來敘述神話故事。當然,SAU最重要的表演是昂格隆,且表演者以小孩及女士為主,小孩先出場、接著是女孩,後面才是女士,每人手持一個昂格隆,接著根據指揮者的手勢搖動昂格隆就可演奏歌曲。之前,在台灣見到有幾人共同比演昂格隆,但不知其原裡,直到每位觀眾被分到一個昂格隆,上面被標上了1到7的數字,代表不同音符,如1是哆、2是啦,依此類推。因其高、中、低音取決於竹筒的長短、厚薄和竹子的老嫩。

昂格隆演奏人數可以是10餘人至上千人不等。且上來一位著傳統服裝的風趣男指揮者,以七種不種手勢來對應1至7,只要看到指揮的手勢與手持昂格隆的數字相同,就搖晃昂格隆一下,搖的長短依音符長度而定,至於怎麼搖晃則無所謂,因每個昂格隆只有一個單音,故不管怎麼搖晃其音階皆是相同的,這顯然與各種樂器的原理不同,因多數的樂器同時能演奏出不同音階,故昂格隆需要由多人來合奏,且連小孩也能很快學會。而我們這群來自五湖四海的各地朋友,不需要彼此認識也不需要練習,只要隨者指揮手勢的變化,而搖動手上昂格隆,竟然合奏出幾首全球知名的樂曲,如小蜜蜂等等。每位觀眾皆驚訝自己能夠參與這場合奏,而露出滿意的笑容,我也不例外,並終於懂得昂格隆的原理。

因我還要趕往市區火車站,以搭乘晚上八點多的火車前往日惹,且沒想到表演時間長達一個半小時以上,表演實在太精彩,讓我對印尼傳統表演藝術有更深刻認識,而捨不得提早離開。最後,終於看完謝幕表演,是對來萬隆旅遊的強力推薦行程。離開劇場後,沒想到還見到許多兒童畫作的展示,每張畫深深的吸引我駐足觀賞,且看到許多小孩在此進行表演練習,可見快樂村在印尼傳統文化的傳承所付出的努力。走出景區前,又見景區有佈置相當精巧的商店區,除販售各類昂格隆等傳統樂器外,當然還有木偶、蠟染、服裝與各種工藝品,實在是目不暇給,但沒有時間好好品味及選擇禮品。就匆忙走出景區,期望在路上攔到計程車以趕往火車站,來此旅遊的散客很少,故景區並無排班計程車。只好快步走到馬路上,還好沒有走很遠,就看到Grab機車,我並未安裝Grab App,而總是隨手攔車,還有他們總是願意載我。搭機車比汽車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在下班尖峰時段,機車可以鑽,故六點就已趕到火車站。

因還有足夠時間在火車站附近好好享用晚餐,故走到不遠處的中高檔飯店,內部有優雅的燈飾,沒想到沒有其它客人,也無自助晚餐,只好在Menu點了價格不低的晚餐,沒想到與我前天在雅加達市區所吃的晚餐類似,白飯上竟只有番茄及黃瓜幾片,再加上一碗湯。不過,吃到乾淨的晚餐以避免吃壞腸胃是獨自旅行很重要的事,更慘的是當晚還要搭火車前往日惹。隔天一早三點到日惹下車去婆羅浮屠看日出,出國就是這樣,隨遇而安,不要餓著與吃壞肚子並保持體力很重要。走回火車站取回寄放行李,當然,當晚是無法洗澡了,並在火車站內等車。此次,讓我發現印尼火車站的門面通常不大,雅加達與萬隆亦是如此。且更發現火車站內竟無天橋與地下道,亦即若是要到第三月台怎麼過去呢?竟然在火車車廂上會擺放一個梯台,提著行李爬梯台上火車,從車廂另一邊梯台爬下來,再以相同動作,穿過第二輛火車,再爬到第三輛火車,真是長見識了。事實上,在印尼的火車站內也見到乘客直接拉著行李穿越鐵軌,看來印尼的基礎建設還有許多需要提升之處,不過,我到也很享受這種在台灣沒有見過的體驗,甚至在大陸也沒見過的奇景,反倒令人會心一笑,原來也可以這樣穿過火車車廂及鐵軌,那需要地下道與天橋呢?


爪哇驚奇(二五) 萬隆SAU快樂村


樂器演奏舞台與前方的哇揚木偶劇


爪哇驚奇(二五) 萬隆SAU快樂村


演奏樂器除傳統的樂器外,還有大提琴與康加鼓等西洋樂器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