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異域孤魂向誰訴說?

左化鵬》異域孤魂向誰訴說?

那年,我邀約中央社兩位好友,前往泰北李文煥將軍府邸做客。承大小姐健圓,二小姐黛語熱情接待。並安排我們前往泰北深山老林內的營寨參觀。

一名滿面風霜的遊擊隊員,扶我們上馬。幾名荷鎗實彈的隊員,跟隨在後,貼身保護。陪我們進入了遮天蔽日的山林。叢林裡,隔不幾里路,就有一處孤軍的營寨。

隨行的一名鎗比人高的遊擊隊員告訴我,他的父親,不久前,在協助泰軍「考牙山剿共戰役」中陣亡,留給他的是這一身破舊的軍服,和背上的這一管步鎗,還有的就是那熱切返回故鄉的渴望。

從「唐窩」到「美豐宋(音譯)」,在馬背上要顛簸好幾天。我們跋山涉水,來到一處處營寨。月明星稀,山林寂靜,偶而傳來夜䲷桀桀的怪叫聲。歲月無情,老兵逐漸凋零。

營寨裡,只見一些花甲老兵,和孤軍新生的第二代,蕭瑟的寒風中,搓著手,圍著篝火取暖。蒼茫的月色,暗淡的星光,他們說的都是同樣的故事,都是那個時代的一段悲劇。

他們大多是雲南子弟,祖祖輩輩都是荷鋤揮汗,躬耕田畝的農民。雲南地處天南,自古以來,帝力於我何有哉?

不料,過慣了承平歲月,卻突然大地驚雷,國共爆發第二次內戰。雲南省主席盧漢投共,赤焰狂潮,由內地迅速席捲雲南,戰火焚毀了他們的家園。

國破山河在,有家卻歸不得。他們只好背井離鄉,追隨李文煥將軍的反共部隊,一路披星戴月,餐風露宿。從寮國經緬甸,顛沛流離的來到這個蚊蠅孳生,瘴疫橫行的泰北山區,安營扎寨。

八千里路雲和月。這支孤軍,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崇山峻嶺中,一路轉戰。期間,曾大敗緬甸國防軍,引起國際轟動。他們也曾建立「反共抗俄大學」,熱淚盈眶中,在校園廣場,升起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

他們也曾二度反攻雲南,收復故鄉滄源,耿馬,瀾滄,雙江等十四個縣市。但因國府後援不繼,最終只好仰天長嘆,「孤臣無力可回天」。揮淚退出了雲南。

後來,緬甸和蘇聯,向聯合國對國民黨這支舊部提起控訴。聯大通過決議要求撒軍。他們含悲忍淚,分兩批撤回台灣。
  • 新聞關鍵字: 國民黨日月光臉書蒲美蓬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