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北迴線加花東線的鐵路之旅

朱國珍》北迴線加花東線的鐵路之旅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上一次從台北搭火車到台東已是三十五年前的往事,印象中車程大概七個多小時。那時候還是搭車速最快的自強號,但當時只有台北到花蓮電氣化,花蓮到台東就是悠哉悠哉地推拉式前進。

整條花東線的風景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已經忘了,只記得我大概從光復站以後就快得褥瘡或憂鬱症了!

尤其是花東交界的玉里和富里之間,進退兩難的焦慮已經到達極限,卻沒有任何可以解套的密室脫逃術。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繼續留在座位上,默默等待終點的來臨。

那次經驗對我而言簡直是一個時空冰箱,整個人在火車廂裡面被凍住,無法動彈,無盡等待讓時間失去了任何意義,一個接一個不斷經過的車站讓空間成為地理位置的流浪兒,家在好遠好遠的地方!當我有力氣抵達的時候,我還笑的出來嗎?

沒想到三十五年後,我竟然會再度踏上北迴線加花東線的鐵路之旅。拜科技進步之賜,這次的行程已經濃縮到四個半小時,而且我準備充分,除了一本好看的小說、藍芽耳機以及網路可以隨時看線上電影。我甚至連行動電源都備妥,以打發這漫長的四個半小時。

但是很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火車從南港離開地道之後,我的視線再也沒有離開窗外。從猴硐的小溪、到宜蘭太平洋龜山島、一路抵達南澳的蘇花改高架道路、和平清水斷崖舊跡、志學站遠眺東華大學、萬榮林田山的飛行傘基地、光復馬太鞍溪、瑞穗農場溫泉⋯⋯沿途的每一個畫面都不斷勾起我的回憶與記憶。

當然還有我最喜歡的省道台九線,故事不斷地翻湧,都和心愛的人有關。突然覺得生命就像是一條台九線,就算是再美好的風景終究也都是擦身而過,而你必須要繼續走下去,因為這就是一條道路的宿命。

我常覺得故事是塵埃,故事越多,塵埃也越厚重。李叔同名言:「執象而求,迟尺千里」,這意思大約也是希望我們能珍惜當下以及身邊的人事物。

三十五年前我就很喜歡台東,現在依然是,無論我用什麼方式抵達,它其實早已在我心裡,只是我要很久很久,才會垂目細看一次。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