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祥蔚》漫天金光——回憶碧潭之美

賴祥蔚》漫天金光——回憶碧潭之美

【愛傳媒賴祥蔚專欄】又逢螢火蟲的季節。每當有朋友相約賞螢,我總是興致缺缺。想起童年在碧潭看過的漫天螢火蟲,才知道什麼叫「曾經滄海難為水」。

外婆家在碧潭,北新路的盡頭就是碧潭吊橋,不過吊橋,沿著老街走到底,越過堤防,走到新店溪的溪邊,那裡有一處渡口,可以搭渡船。

小時候陪母親回娘家,上了渡船,船老大看見就問:「妳是獅仔的妹妹嗎?」母親回答是。船老大很開心說:「哇,有十多年不見了,妳嫁到哪裡去?」回說新莊。船老大笑說那很近啊,要常回來看看啊。

現在開車,覺得新莊距離新店確實很近,但當年要先搭公車到台北,再換公車才能到新店,一趟要一個多小時。有一次還帶了狗,結果狗暈車,換車時不願再上車,那時天真以為狗會自己找到回家的路,沒想到就不見了。

母親看了外婆,總是捨不得走,我們常常很晚才離開灣潭,等走到了新店市區,公車班次已少,常常要等很久。有一次等了好久等不到,夜已深,終於領悟末班車已過了,只好搭計程車。

過了新店溪就到灣潭,再經過一片竹林,眼前是開闊的稻田,從右手邊的山路上去有一間崇德宮,再往前走就到外婆家了。

童年回外婆家,多半是過年時,冬天是沒有螢火蟲的。有一年在夏天回外婆家,晚上我獨自走出來,那是一個寂靜的夜晚,路上沒有其他人。經過崇德宮,走入被稻田圍繞的小路。

走到半途,一路寂靜,但是忽然之間,兩旁就飛起了數也數不清的小燈球,滿天金光,微微閃爍,頓時讓我有如置身在銀河之中。不,那些小燈球發出微弱的金黃光芒,而且漫天飛舞如同汪洋大海,更像是無窮無盡的金光之海,不只是一條銀河而已。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螢火蟲的金光之海,而且獨自一人置身其中。

親臨這種如同夢境般的美麗仙境,不由得看呆了。不知過了多久,回過神來,忍不住伸手握住了一把小小的金光,想看看這個小燈籠到底長怎麼樣。

等到貼近,張開掌心一看,發光時還耀眼漂亮,一旦不發光了居然像隻小強。嚇了一大跳,趕緊甩手放他自由。

那個晚上的記憶,數十年來始終清晰,如在眼前,如夢幻也如泡影。

成年之後,有人約看螢火蟲,分別在古坑、安坑還有碧潭旁邊的和美山。每次看,每次失望,因為看到的螢火蟲實在太少了,稀稀疏疏、似有若無。這已經不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根本是「曾經滄海難為水滴」了。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