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健豐》八里曾是北台第一市鎮

張健豐》八里曾是北台第一市鎮

【愛傳媒張健豐專欄】300年前,八里因位在淡水河口的重要位置,成為先民開發台北的首要之地,不但躍升北台第一市鎮,也是艋舺(今台北市萬華區)繁榮的幕後功臣。

淡水河口的八里(今新北市八里區)舊稱八里坌,和舊稱滬尾的淡水相對。因位在河的南岸,故有「八里左岸」之稱。曾經以港口繁榮一時,成為清代北台灣第一個市鎮,但後來沉寂許久,近年才因社會和公安事件登上重要版面。本文將以台灣方志為骨幹,輔以日據、清代時期的文獻,深入解讀八里的前世與今生。

八里在清代的開發

清代八里的開發,屬於台北平原拓墾史的一環。清康熙36年(1697),來自大陸福建的旅行家郁永河從台南走陸路來到北部。農曆4月27日這天,他記述「自南崁越小嶺,在海岸間行,巨浪捲雪拍轅下,衣袂為濕。至八里坌社,有江水為阻,即淡水(河)也。」在八里坌,他搭乘了凱達格蘭族人稱之為「莽葛」(即後來所稱「艋舺」)的獨木舟渡了淡水河。由這段記載也可知,當時這條從桃園南崁沿著今天的林口台地的路線經過八里海岸。

八里的開拓,可從乾隆2年(1737)2月,林天成(即林秀俊,一號成祖,1699-1771)墾號裡三人共同訂立的合約中記載,因康熙59年和其他人合同「置北路淡水大加臘(今台北市萬華區新店溪沿岸一帶平原)、八芝連林(今士林區)、滬尾(今淡水)、八里坌、興直(今新莊、泰山、五股一帶)等處五庄草地,其大加臘四庄已經節次開墾」來看,八里地區已於此時開墾;加上八里坌所在的淡水港港南,因水深,所以「商船依八里坌出入停泊」,其後人口漸多,地方上大小聚落逐漸形成。

如挖仔尾庄的漁村聚落,雍正2年(1724)就已成街,為船舶聚泊之處,且有渡船來往淡水對岸的油車口(今滬尾砲台山腳下)。另外,先民利用此地淡水河口八里坌岸上的淤泥,搭棚架養蚵;且利用由此到下罟子庄的岬角間遠遠相連的白砂,進行牽罟的方式捕魚。「米倉」的地名,則是代表清代曾設穀米倉庫於此。據清代舊志記載,康熙60年(1721),「淡水社船由舊制四隻增設為六隻,特准運糶淡水米粟以濟漳泉」、「乾隆八年定社船為十隻。」皆透露出該米倉曾接濟對岸福建的漳、泉同胞。

躍升北台第一市鎮

1721年(康熙60年)清廷平定朱一貴之亂時,來台參與戎幕的藍鼎元主張在北台灣地區增置兵防,設官治理。他建議「再二十年,淡水八里坌又將作縣。氣運將開,非人力所能過抑,必當因其勢而利導之。」於是,清廷開始重視北台灣的防務,除了在雍正10年(1732)將康熙57年(1718)所設、轄五百名營兵的淡水營守備(上尉),向上升一級為都司(少校)。直到乾隆24年(1759)移駐艋舺為止,八里坌都是當時北部台灣最重要的軍事重鎮。

另外,為了加強控制北部地區,雍正元年(1723)調整行政區劃,原諸羅縣境內劃出彰化縣與淡水廳(管轄大甲溪以北),更在雍正9年(1731)設置了隸屬台灣府淡水同知(淡水廳行政長官)的八里坌巡檢來管理台灣北部的治安,當時管轄的地區包括整個大台北以及基隆一帶。可見,近300年前,八里坌是北部台灣的行政中心、首要之地。

巡檢署落成後,八里坌庄民有錢的獻地捐銀、沒錢的出公工,構築了一座土牆城堡,將巡檢的辦公廳舍圍起來,作為巡檢的駐地。該衙署在乾隆15年(1750)因風災傾壞,而移駐新莊。至於八里坌城堡,據同治10年(1871)陳培桂修《淡水廳志》記載:「城堡在觀音山西,周圍約里許,乾隆初年紳民捐建,舊駐巡檢。今改堡亦圮,僅存形跡。」此即當地人所稱的舊城,指的是八里國小對面的地區。

艋舺繁榮的幕後功臣

台北盆地逐漸開發後,淡水河成為北台灣主要的水路交通孔道。當局繼乾隆49年,增開彰化縣的鹿港為正口,與對岸泉州的蚶江對渡後的第4年(1788),又增開八里坌為正口,與福州的五虎門對渡。在淡水同知監督下,由留駐的水師汛司負責進出商船的查驗工作,無照船隻私渡船戶,根據越渡緣邊關塞律治罪,有照商船則驗明放行。乾隆年間(1735-1795),台北盆地已大致開發完成,漢人移民聚集日多,兩岸貿易日盛,輸出以米穀、鹿脯為主,而自福建輸入棉花、布帛、雜貨、農具、鍋、碗、瓢、盆等民生日用品。但八里坌因腹地有限,造成後來在台北盆地活動漢人的市鎮中心逐漸向南發展至新庄,再移動到東岸大加臘的艋舺。

八里坌開為正口後,艋舺商業更加繁榮,為八里坌最主要的內港,乃有「一府、二鹿、三艋舺」之稱。當時進出淡水河的商船均必須先在八里坌接受查驗後,始能出海,或溯淡水河而上至艋舺裝卸貨物。清道光年間,八里坌因淤淺,「(淡水河)口內近山有沙一線,商船不便,皆依北岸之滬尾出入停泊。」加上台灣對西方的開港通商,光芒逐漸被對岸的滬尾所奪。

曾是抗日的重鎮

八里因形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也為該處增添許多遺跡和傳說。清末洋務運動時期所建的觀音山砲台,火力可充分瞰制淡水河口。它雖未在1895年乙未抗日戰爭中發生作用,但對當時想挾持停靠在滬尾的總統唐景崧座船的亂兵,起了威嚇和遏制之用;隔年元旦,欲反攻台北城的抗日義士,利用觀音山的「出火號」,重新舉起抗日的旗幟;繼起的抗日志士廖添丁,也利用觀音山的複雜地形,數度和日警周旋。後在荖阡坑(又稱老梅坑)的山腹一處猴洞內就義,後人乃建祠紀念。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