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泰》家族記憶中的紅毛港保安堂由來

宇泰》家族記憶中的紅毛港保安堂由來

【愛傳媒宇泰專欄】從小自己出生在充滿民間信仰氛圍的家庭之中,除了老家的五龍寺三濟宮與萬丹城隍廟,與自己最有關聯的祠廟,應該就是「第二故鄉」,也是我媽媽娘家的高雄市紅毛港的保安堂了。

多數父母那輩以上的紅毛港人,聽到保安堂,自然會帶著當地鄉音唱唸著:「郭府尊神,宗府尊神,海府尊神」,而對祂們也會以「萬應公仔先生」來尊稱。自己可能因為家庭的關係,在就讀歷史系後常常會有為了「尋根」而查考資料,其中便包含保安堂的歷史。

從性質上來看,保安堂的設立初衷,如同黃金海岸到高雄港擴建之前附近的「水眾」(海眾)一樣,多為漁民在捕撈時上岸的先民靈骸或是透過海流而上岸的無名遺體。保安堂是「複合型」的祠堂,祀神包含了「水眾」與無祀者之神。最早的主祀神為「郭府尊神」(現稱郭府千歲),是漁民在日本時代大正12年(1923)打撈上岸的腿骨,漁民們便按照傳統「水眾」的習慣,在岸邊建草寮祭祀,不知何故得知其為中國大陸帆船失事的郭氏人家,為了安撫亡靈也供奉福德正神與地藏菩薩,這就是保安堂的由來。

昭和20年(1945)初期,漁民打撈到了一個頭顱,當時漁民懷疑這可能是來自戰爭中的日本海軍,於是將頭骨安奉在保安堂,因不知頭顱身份,於是尊神號為「海府尊神」(現在稱「海府大元帥」)。這位「海府尊神」在紅毛港境內託夢,都有夢到一位穿日本服飾的青年(牙齒中有一顆為金牙),之後透過一位乩童表明身世,結果20多歲的乩童(目前堂方稱乩童為李石安,早期資料則無書寫)口出日語,大家都十分疑惑。於是村民們請了住在保安堂附近的婦人(她是我的外曾祖母柏氏金治,她的父親是曾為日警的柏禮儀留)與其他懂日語的長輩翻譯,所以可以跟祂溝通,而得出其來自「日本軍艦」,是位舊帝國海軍的船長,但並沒有說祂的名字。

此後「海府尊神」保佑紅毛港人的烏魚大豐收,地位逐漸提高。村民們因曾接受「海府尊神」賜福,希望能夠達成祂多次想「返鄉」的願望。起初,是想用「王船」的方式漂海送回,但是「海府」不允,神意表示要造「能夠航海的軍艦」,要村民打造軍艦送回。雖然過程中有過紛爭,最後虔誠的村民們支持此意,於是在1992年5月造好了「38號神艦」,並且舉行下水儀式,欲送「海府」本靈回國(日本)。但基於庇佑在地,「海府」之神仍留在紅毛港庇佑鄉里,到遷村後的今日。

另一位祀神「宗府尊神」(現在稱「宗府元帥」)的來歷則較為神秘,有關其典故說法很多。就我以前聽聞的,宗府尊神其實是沒有後嗣的陳氏人家,因陳氏住在保安堂附近,而將這位長輩引入堂內供奉。另有說法是說,祂曾是個浮浪者,姓名不詳,死後村民入堂供奉。也有一說,「宗府」其實為「宋府」是筆誤造成的誤解。說法非常多,也希望有知情的朋友來解答。

誠然,無祀祠與其他信仰文化一樣,都會隨著時空環境改變而賦予新的意義,這點在保安堂也是一樣的。保安堂歷經草寮、建祠與遷村重建之三大重要階段,這些都是紅毛港人傳承信仰的重要歷史記憶。此次只是在整理舊照片時,有感而發,就寫寫對保安堂的記憶與認知。

作者宇泰本名毛帝勝,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照片為2013年紅毛港保安堂重建時,筆者在臨時堂拍攝的「神艦38號」

●投稿原文出處為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