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礁溪:一個人輕旅行

朱國珍》礁溪:一個人輕旅行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去宜蘭參加頒獎典禮,結束後順路去趟礁溪。我對礁溪有份特殊感情,那是二○一三年一月,我和小壯丁、小壯丁的外婆首度到花蓮以外的地方旅行。我們沒有私家車,只能依靠台鐵運輸和飯店接駁,因此也只能選擇服務周全的知名連鎖飯店。

當次我們很幸運地升等到頂樓客房,有個面朝太平洋的大浴缸,我和小壯丁連續兩天晚上都在這裡泡湯俯瞰蘭陽平原夜景,白天活動滿滿,多功能水療池讓小壯丁玩遍各種花草浴;娛樂間有桌球也有Wii,讓十歲小男孩大呼過癮。我們也去採金桔、做手工香皂,二泊六食,大人小孩都很開心。

也許是那次的旅行記憶太美好,每次我乘坐火車經過礁溪,總是會往飯店的方向仔細瞧。隔年旁邊紛紛蓋起更高的建築物,頂樓再也看不到海洋。

這次因公務再訪宜蘭,我也為自己規畫一趟小旅行。活動結束後先搭火車到礁溪,再步行至忠孝路上的大眾湯屋泡溫泉。回程火車票則是早在半個月前就預訂好,以免假日在現場一票難求。

礁溪溫泉色清無臭,富含礦物質,不似北投磺味濃厚,雖然我個人認為潤滑度比起台東知本略遜一籌,但我愛泡湯,也就無所謂。我泡湯不喜拘泥狹仄湯屋,對大眾池情有獨鍾。大眾池面積肯定比湯屋大上數十倍,我這身高只有一米六的迷你豬浸在水裡雖如同坐井觀天,卻仍然有著天地感的豪邁。

首先是視線所及皆有景深。請忽略環肥燕瘦,不妨注意店家的各種巧思,有時牆上的鹿角燈罩也能令人心情煥然一新。其次是碳酸氫鈉泉的物理治療效果,除了水浮力,攝氏四十度的高溫浴會誘發腦內啡分泌,降低緊張情緒。溫熱作用也讓血管分泌一氧化氮,促使周邊血管擴張,有助改善肢體血液循環。

於是我就在幾個大小池間起起落落,忽冷忽熱,鍛鍊意志力。獨自旅行的意志力。

五十歲以前,除了工作,我從來沒有一個人出過遠門。年輕時唯一的壯遊是搭客運從台北到新竹,就在清華大學門口下車,過馬路到車棚牽了腳踏車就直奔教室或寢室。唯二的壯遊是搭飛機去台東找好朋友玩,當然,好朋友早已在豐年機場等候。

大學時拍戲或主持節目經常出外景,都在華視或傳播公司集合,全程安排好交通住宿,還有保母車。更別提擔任空服員時期,住飯店都有早餐,我一天把這餐吃好吃滿,就什麼都不煩惱了。當記者時出國採訪也都有特派員協助處理,我只要記得帶上護照和行李就好。

二○一五首度邁出壯遊第一步,一個人搭飛機到瑞士拜訪朋友,一個人完成三天兩夜的黃金列車之旅。生平第一次,我要去的地方都不會有人在車站等我,我得自己拉著大行李在琉森與蒙特勒車站外認路找飯店。

我不敢進餐廳,擔心在法語區與人說話雞同鴨講容易被欺負,只敢在超市買些三明治和飲料在公園或湖邊獨自野餐。我手裡始終拿著一張地圖,我不斷環顧四周尋找方向。行前我做了許多路線規劃,結果還是會走錯路。

好友玉菱總是擔心我「小事跌倒」的性格,經常告誡我別犯迷糊。我開玩笑對她說:「別擔心,我是遇難呈祥格。」

「哪有那麼多『難』好遇!」她說,然後送給我一對白眼。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