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富陽》登「合歡山群峰」行旅之一

程富陽》登「合歡山群峰」行旅之一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去年10月的花蓮~清境之旅,但因時間緊湊,只在清境逗留一天,因此只能就合歡主峰、東峰及北峰三者中,選擇路線較短的主峰完成攀登。半年來,總有點耿耿於懷,摯友索性在3月間就提前預訂了「清境~合歡三日遊」,準備把合歡東、北峰一舉拿下。

其實,嫻熟的登山客,如看到我們的行程,不免要笑話我們,因為這兩座號稱百岳的山頭,恐怕他們一天來回都還迎刃有餘;但我們決定抱著遊山的心情,想要安步當車登臨合歡百岳,來個輕鬆體悟「盪胸生曾雲,決眥入歸鳥。」的詩興,與暢凜「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快意。

不過,4月19日山上氣候突然生變,當我們一早從桃園驅車越武嶺,再直抵合歡的東峰登山口處時,竟雨勢驟起,濃霧瞬罩;一時,真有點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雲湧的駭人氣勢;我們兩個糟老頭立馬決定,不在這3千2百公尺的海拔高山上與天爭勝負,當下選擇穩穩驅車折返清境的住宿飯店,紮馬駐營,以待天時。

抵達住宿飯店,完成入住相關事宜,摯友的醇酒,熱茶,老花生已然擺上大廳的櫸木檯面,望著窗外大雨淅瀝,堂內卻酒香四溢;那一刻,心裡既興一絲莫管「風卷江湖雨暗村」的豪情,亦浮泛幾分笑看「四山聲作海濤翻」的餘興;既頓起一股舉目「山遠天高煙水寒」的蒼茫,也躍然幾許迎面「草色遙看近卻無」的畫像;看來此次入山,我們只能且當一次上山尋異趣,靜待雨歇迎怡情,但求能與隔鄰舉樽盡餘杯,祈使霽天奇峰入夢來的運氣了。

入住飯店名喚《山行旅》,一聽就有幾分征旅覊遊的味道,好像隱約提醒你,不必先設定所覽之處,明白告訴你,如東臨碣石,就以觀滄海,若西抵百川,就細觀洪波;我們欣然接受此情愫,盡拋「朔風勁且哀」的幽怨,喜抱「寄情且詠懷」的豪興。曾聽有人說,真正的旅行者,不為跋涉千里的嚮往,只為怡然自樂的心情,這才是追尋旅遊的目的與樂趣;此刻,我們完全贊同這種看法。

19日晚,我們在萬籟俱寂的山中,四顧寂寥,盡情隨性,用豪邁的氣焰,大啖山旅海鮮火鍋,酌飲陳釀醇酒,來代替响午未能登山的稍許遺憾,用提前慶賀的心情,來預祝天氣的轉好,準備再伺機尋山陟嶺,肆意遨遊一番;今晨心情,竟倏然激起一股「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的懷感;只是群山聚巒多變,能否如願一登合歡諸峰,也只能且看今日域中,究竟如何了!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