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左化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五月天的芝加哥,「海嵐美術館」庭園中的牡丹花正盛開。這些牡丹花,都是由館主「醫生畫家」施哲三,十八年前親手栽植。

現在正是牡丹花開時節,信步花園,遊目騁懷,看不厭牡丹花色,紅的如錦繡紅緞,綠的如春水碧波,粉的如桃花遇霜,白的如天鵝羽絨,紫的如瑤池硯墨。五色紛呈,爭奇鬥艷,絢麗奪目。

施哲三是知名的「醫生畫家」,也是我員林高中學長,他不吝分享了一些他庭園中親手培育的牡丹花圖片,或問:「這是芍藥嗎?」他回答「牡丹是木本,芍藥是草本」,旨哉斯言也,片言即解惑。

確實牡丹花和芍藥花,花形相識,不易分辨。自古就有人說,「小兒不識貨,卻把芍藥叫牡丹」。牡丹和芍藥,都是花中極品。「牡丹是花王,芍藥是花相」,仔細看,牡丹花雍容華貴,國色天香。芍藥姿態撩人,嫵媚多嬌。一個是大家閨秀,一個是小家碧玉。

牡丹花又稱洛陽花。多年前,我和基隆建德國小退休教師好友,一起到洛陽賞牡丹,可惜花期已過,只剩殘枝敗梗,徘徊牡丹花園中,想起了白居易的「惜牡丹」。「惆悵階前紅牡丹,晚來唯有二枝殘,明朝風起應吹盡,夜惜衰紅把火看」。

若問「牡丹花有多美」?歷朝歷代騒人墨客,歌詠甚多,不需我再多加附麗。我只用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牡丹亭」中的一句詩來形容,「問君何所欲,問君何所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免被花迷,不為酒困。賞牡丹花的朋友,請善自珍攝,多加保重。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