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化鵬》臺灣新品種「西瓜鳳梨」

左化鵬》臺灣新品種「西瓜鳳梨」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朋友送我一顆碩大的鳳梨,他說,這是新品種的「西瓜鳳梨」,體積比市面上的金鑽鳳梨,約莫大上三、四倍。我仔細打量,這「西瓜鳳梨」和「帝王鳳梨」,外觀並無不同,可能是舊名新改吧。

有一位西方哲人說,玫瑰花改了名字,還是一樣芬芳。西瓜鳳梨就算是帝王鳳梨的舊酒裝新瓶,亦可作如是觀。

「吾不如老圃」,看到這顆碩大的鳳梨,我不禁對台灣的果農佩服不已,他們從台灣原生種的鳳梨,歷經台農1號、2號、3號、4號⋯⋯,一路改良到現在的20號,我們可以品嚐各種不同風味的鳳梨,說不定哪天我還可以吃到「榴槤鳳梨」。

台灣的政治人物,顯然跟不上農民的腳步,政壇上到處可見一些歪瓜劣棗,臭桃爛李,看到他們的嘴臉,我忍不住要用台語說:這是什麼「芭樂蓮霧」。

分享一篇2017年7月臉書貼文。

帝王鳯梨

途經關西休息站,見有水果攤販賣鮮採的鳳梨。個個重達十多台斤,體型碩大有如小玉西瓜。我問「鳳梨甜不甜?」,其實問了也是白問,店家滿面堆歡說「甜」。

望著比金鑽鳳梨至少大三倍的鳯梨,我口角流涎,徘徊不去。店家忙解釋,這是南投中寮新品種的帝王鳳梨,絕對未使用生長激素,是自然生長成熟。

店家順便賣弄一下說,帝王鳳梨的母株是台灣鳳梨「開英種」。我追問「父株呢?」他支支吾吾說「父不詳」。為留客,他用竹籤插了一小塊削好的黃澄澄果肉,讓我品嚐,果然甜滋滋的,吃後齒頰留香。

在所有的水果中,我偏好東南亞的榴槤,它的形狀像鐵蒺藜,扎手生疼,味道也不好聞,但「海畔有逐臭之夫」,它的異味,會勾起了我腹內的饞蟲,我一吃就上癮,尤其喜歡它的名字「榴槤、流連、留戀」。

其次就是鳳梨,它頭頂著尖刺般的頭盔,身穿刺蝟般的盔甲。這兩樣水果,都長得怪模怪樣,不易親近。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小時候無緣得嚐榴槤。但我何其有幸,生長在偏鄉員林。當時的員林是台灣的鳯梨王國,漫山遍野都開滿了鳳梨花,有井水處,就有鳳梨工廠。

一大清早,就見許多家庭婦女,興沖沖的到附近員水路鳳梨工廠打工,賺錢貼補家用,「加減攏有存淡薄仔錢」。也常見老牛拖著一車車的鳳梨心,前往附近的蜜餞工廠加工,許多頑童追著牛車跑,趁趕車的漢子不留神,偷幾根鳳梨心解饞,不知不覺也補充了身體的生長酵素。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