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我是泥鰍,出生在基隆,土生土長的基隆囝仔,現在是兩個孩子的爸爸,我是旅遊從業人員,也是本期欣旅誌《基隆變有趣的秘密》的主編,我想告訴你、妳們,曾經我嚮往更大、更繁榮的大城市,因此我走出了基隆,這幾年我回來了,因為基隆這座城市變有趣了!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基隆變有趣了,歡迎大家來基隆;圖片/欣傳媒資料照片

基隆是我的出生地,一路從幼稚園、國小、國中 我都在基隆念書,但是那時候的我們,看見的是基隆舊港口、殘破的老建築,灰色成了基隆的代表色,邊陲成了基隆的代名詞,高中聯考是基隆孩子第一個實現「進城」到台北的機會,還記得當年一個班幾乎會有超過一半的人到外地念高中投奔繁華的國度,我也是其中一份子,雖然是鄰近的瑞芳高工,但至少是台北,高中正式揮別基隆後,直到30多歲,我又搬回到了家鄉。

靜止的城市 被按下暫停鍵的30年
求學結束後,我一直在台北工作,也在新北市租屋,每次回到基隆,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基隆和我小時候的記憶幾乎一模一樣,同事、朋友問我去基隆要去哪裡玩?我竟然頓時語塞,除了「基隆廟口」我竟然想不出其他的景點,基隆的這30年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我看不見「進步」出現在基隆。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基隆這6年的進步我真的看見了,正濱漁港變得彩色了起來;圖片/泥鰍提供

按下PLAY鍵的6年 我是基隆人我驕傲
約莫5年多前,我搬回了基隆,因為基隆的「PLAY鍵」終於被按下。曾經的老電廠變成了「海洋科技博物館」;醜陋的火車站整體重建地下化、客運搭乘處也轉移位置換上新裝,基隆擁有了新的火車南北站;東岸有了商場「E-Square」;東岸和西岸碼頭迎來了國際郵輪,東岸港務大樓的外觀美化和西岸倉庫的再更新;還有忠一路火車站南北兩側的通開,東岸到西岸的港灣曲線微笑了,雨港有了不同的色彩,比起過去30年,靜止的基隆再度有了生機,從「離開」到「回家」,現在我更有了榮耀感。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基隆不再只有廟口夜市,還有很多值得大家來訪的景點,潮境公園;圖片/欣傳媒資料照片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越來越多的國際郵輪停靠了基隆港,成為港邊美麗的風景;圖片/欣傳媒資料照片

「潮」孕育了雨港 「潮」正改變基隆
朋友問我,如果用一個字形容基隆的話,我會選擇哪一個,「潮」這個字在我腦中躍出。基隆是一個被「潮水」孕育的城市,有了港口通商、有了漁獲、有了海流帶來的豐潤資源,因此帶來了人潮慢慢形成城市,雖然建設暫停了30年,但現在有了基隆特色美食節、潮境海灣節等等人文活動、還有許多正在變潮的景點,如正濱漁港、潮境公園、阿根那等等,基隆這座雨港裝載了鐵路、海洋、文化與歷史,多姿多采的不再只是有「廟口夜市」可以說嘴,看見觀光人潮慢慢回流,不只外地人湧入 在地青年也漸漸留住。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基隆也開始有了很多活動,彷彿看見了生機;圖片/欣傳媒資料照片

基隆40年流轉 一個基隆囝仔看見的改變
2020國慶煙火也在基隆舉辦,身為市民我覺得很光榮;圖片/欣傳媒資料照片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拒絕再按暫停鍵
基隆按下PLAY的6年,讓基隆囝仔驚喜也讓我擔心,從不期待基隆一步躍成多進步的大城市,我們願意緩緩地陪著他成長,慢慢地解決問題,一點一滴在新建設與舊文化中融合與取捨。我們擔心的是,某一天這一切是否又會戛然而止,因為這6年的進步,還不足以讓基隆學子願意留在基隆求學,這6年的前進,也還不足以擁有足夠的資源餵養每位回鄉打拚的青年,我們擔心6年無法延續成30年。現在的我可以很驕傲地說:「基隆變有趣了,歡迎大家來基隆玩!」,而我希望這句話,我的孩子在30年後也能同樣說出口。

最新旅遊新聞
人氣旅遊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