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士坦丁‧列夫席茲

1994年,年僅18歲的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在日本Denon唱片發行了巴赫的郭德堡變奏曲,立即引起了樂壇的大轟動。知名紐約時報樂評羅斯史坦(Edward Rothstein)公開稱讚這份巴赫的錄音是「自顧爾德以來,最傑出的詮釋者」,而隔年的德國回聲古典唱片大奬(Echo Classic Record Prize)則頒予列夫席茲最佳年度新進音樂家殊榮,就此奠定了他在音樂界的地位,也成為近代鋼琴家中演繹巴赫音樂的最佳人選之一。
出生於俄國的列夫席茲,是目前中生代鋼琴家中,公認演奏技巧與音樂深度兼具的大師級人物。他5歲進入莫斯科葛涅辛音樂院就讀,15歲開始就已經成為出色的演奏家並巡迴於歐洲各地,而18歲所錄製的巴赫郭德堡變奏曲,不但使他成為鋼琴界的明日之星,也讓他從此和巴赫的音樂結下不解之緣,他曾這麼說道:「在演奏上,我盡可能的尋找自己對於詮釋曲目的看法與不同方向,而其中巴赫的作品最令我精疲力竭,卻也最令我興奮莫名,每當我發現新的詮釋可能時,我總是雀躍不已。巴赫對於我個人,有著特殊的地位。」
如今已是公認巴赫鍵盤音樂專家的他,在1月3日至6日四天,將應邀在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一口氣演奏上下兩冊巴赫平均率、郭德堡變奏曲及賦格的藝術等四部巴赫經典的創作,這是台灣少有的音樂會經驗,也是「巴赫迷」們不可錯過的盛事。而我們也透過訪談,讓大家先來多了解一下,這位鋼琴名家對於音樂的看法及追求。

MUZIK(以下簡稱M):您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鋼琴,是什麼原因讓你成為一位音樂家且對鋼琴如此著迷?
列夫席茲(以下簡稱列):也許長時間的接觸這個樂器是讓我喜愛它的原因之一。之於以往,我一直希望能透過鋼琴表現出更加成熟且不同於以前的音樂性和藝術性,這也是讓我一直往前並作為一位音樂家的動力。

M:平常有任何固定的練習方式嗎?以及您又是如何預備自己來面對各樣的演出呢?
列:我並沒有任何固定的練習習慣,甚至可以說,我不喜歡固定的練習模式。同樣的,面對每場的演出,我準備的方式也都會依照要表演的內容、外在的狀況以及自己情緒的起伏來作調整。

M:您在俄國完成了主要的音樂訓練,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俄式的教育方式和其他的西方國家有何差異和特色?
列:我其實不只在俄國學習,也在英國、義大利和德國求學過,不過既然特別問到俄國,我可以和你說俄式的音樂教育是非常嚴格和緊繃的。我在俄國的老師們,都有著共同的態度,就是希望能將學生的潛力給完全激發出來,毫不保留-而這其實也是我自己現在在教學時的理念,也因此,難免會造成學生一定程度的壓力。
至於俄式教育和其他國家有何不同,在我認為,應該是在對於藝術文化品味的差異上,這就好比像是俄式的建築、繪畫、文學等都和其他的西方世界有所不同一般,音樂上也會有屬於自己表達的風格特色,但這只是我個人非常主觀的認知。

M:在您的音樂之路上,有沒有遇到過瓶頸或是困境,又是如何去突破呢?
列:一路走來,我碰到過許多的困難,有很多是和音樂上有關的,而這些有的我已經順利克服,有的則還要繼續努力,這是作為職業音樂家所無法避免的。然而,還有一些困境是來自於非音樂表現上的,在這部份我自己經歷過最不愉快的事情,就是碰到無法真正了解藝術家的經紀公司(人)。他們不顧表演者本身的發展和條件,完全只作市場上的考量,嚴重的話會徹底扼殺掉一位藝術家的發展。面對這樣的情形,我認為解決之道是藝術家們必需深切的了解自己的定位及想要走的路,然後以正面樂觀的態度來作堅持,不要輕易的受到外人的影響。

M:作為這個世代的音樂家,您認為最大的挑戰為何?
列:我想在任何世代的音樂家們,其實所面臨的挑戰都是一樣的,那就是要如何的能將所演奏作品中原創者的動機和意涵,透過自身的素養及技巧,忠實而精準的傳達給聽眾,並引起他們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