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電音與探戈的熱戀狂想 小提琴界的黃金比例男 侯勇光

他,留著一頭性格卷髮;他,是NSO第一小提琴手;他,神似達文西名作的「黃金比例男」;他,在誠品書店才推出《反光体》演奏專輯,旋即登上排行榜,拿下「今日賣最好」、「網友點閱率最高」、「本日最熱商品」等驚豔的好成績。在唱片業不景氣的年代,他,超越流行天后拿下排行榜冠軍,讓網路書店紛紛追加蕭青陽設計的專輯封面海報!他是誰?為什麼金馬獎與金曲獎的雙料得主李欣芸願意簽下他成為李欣芸音樂工作室的創業代表作?今天就來為各位讀者解密!

請談談您的音樂學習歷程。
我的音樂學習歷程很簡單,我父親是鋼琴老師,所以我三歲開始彈鋼琴,十歲轉小提琴,因為我是台東人,那裡音樂師資較缺乏,一直到國小三年級才正式有老師教我,我也跟李淑德老師學過一兩堂課,到了要考大學前就跟陳秋盛老師學。國中時因為學科的關係所以音樂空了幾年,因為台東沒有所謂的音樂班,沒有其他選項,只有讀書,後來因為學科不好,對音樂又有興趣,所以就又轉往音樂發展。大學考上文化音樂系,主修小提琴。

您是如何踏入古典演奏和流行音樂演奏的?
因為我當兵時在國防示範樂隊,在快退伍前考上了NSO,就開始在樂團上班。我讀大學時,臺灣流行音樂開始蓬勃發展,錄音的數量需求很大,那時候也不是很「安分守己」,有時候會在外面跑場、接案,慢慢的也和流行樂界接軌。

您是怎麼和李欣芸老師相識的,能不能談談你們的友情?
我們其實是蠻能夠聊的朋友,她總是給我很大的彈性,她的音樂讓我有很大的演奏發揮空間。有時候我覺得想修改,或是覺得和弦樂的語法不是很相符,我就會和她討論,因為一般製作人不會讓樂手動他們的東西,但欣芸讓我可以自在地表達我的想法,所以遇到她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我們在音樂上的契合度是很高的,她真的是一名很厲害的音樂人!

《反光体》從發想到錄製耗費了數年?
反光体是從2006開始發想的,那時候欣芸說:「我們來錄個專輯好不好?」,答應了之後因為一些事情停擺了一陣子,我自己也有寫一些東西起來準備,但發行唱片的確是需要等待的,不過會不會真的發行或錄製都還不知道。直到突然有一天欣芸打給我說可以開始錄了,才真的開始錄。

《反光体》專輯您給自己的定位是什麼?
很多人認為這張專輯是跨界製作,但是「跨界」對我而言不存在,到目前為止,古典樂和流行樂界聽我的專輯都沒有覺得很突兀,代表我的音樂沒有牴觸到任何一方,所以不應該說是跨界,只能說我們的觸角延伸出去,我也不敢說我自己是先鋒,但是我期待在不景氣的年代下創造出一個話題。

您是否以新人自居?
他們都叫我「老新人」(笑)。我在這一行很久了,人生百態都看過。之前我曾到學校演講,題目是「音樂系學生的畢業出路是什麼?」當時我在黑板上畫了一棵樹,我說,樹很高,但是下面有很多人在搖,搖一搖樹葉掉光了,樹會死掉,但是這批人會再去搖另外一棵樹。你們要當搖樹的人,還是樹?這些話我跟學生講,我自己也放在心上。我先嘗試當那棵樹,等到覺得不行了再轉換跑道。我自己也不也不是一個可以一直做同一件事情的人,我之所以可以在NSO待那麼久(23年),是因為NSO每星期都有新曲目。我喜歡生活有變化和挑戰,如同這張《反光体》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