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野味&野趣〉之九: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我靜靜看著,以為體格比綠頭鴨還高大的公番鴨會有什麼動作,只見牠一旁把脖子拉得長長,啞然無聲,一伸一縮,一高一下,有時候還撇過臉望著另一邊,久久。
如此過了好一陣子,綠頭公鴨依舊啄個不停,母番鴨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旁邊公番鴨仍是一副惶惶不知所措的模樣。
眼看這樣的場面,這般的情景,我不知如何形容當時心中複雜的情緒,如今回想起來,裏頭隱約含有一絲讓我當時感覺難過的「難過」,也許因為我心裏不自覺想起,我所生活的人的社會也有類似這樣我認為「是人不應該做」的故事情節,而且屢見不鮮。

什麼是「鴨暴」?
「鴨暴」是我自己創想的中文名詞,西方鳥類學者用英文叫它做「Duck Rape」。
每到了繁殖季,綠頭鴨子不分公母,都會明顯變得較具攻擊性,牠們會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也會為了另一半,勇猛地驅逐任何「競爭者」,不分其性別。一般而言,公鴨鬥性比母鴨強,一旦交手,無不對準對方胸部不斷又咬又啄,不僅啄掉羽毛,有時甚至撕裂皮肉。
鴨子世界,求偶競爭不能不說激烈,然而並非每隻鴨子都能幸運配對,免不了有的落單。落單的公鴨,常常相聚成群,有時竟聯手挑選單身母鴨,集體施暴,即使不同種鴨子亦不放過。手法雷同,多半先是窮追不捨,窮啄不斷,從水上追到天空,從天空追到水上,直到耗盡母鴨體力,趁其奄奄一息,再輪流施暴。
早在六十年前,西方鳥學家就已經注意到綠頭鴨有這樣特殊行為,也是我在野地觀察綠頭鴨最常見的現象之一,雖然經常看見,沒有一次不依然「心驚肉跳」。最早的英文文獻,稱之為「Attempted Rape Flight」(企圖強暴的空中追逐)。
偶爾,公鴨也會以同樣方式,彼此追逐。不明就裏的人,很容易以為牠們是在玩追逐遊戲。

公雞的「那一根」怎麼會不見了?
我想,縱使沒有吃過雞,也應該看過雞。可是,你可曾注意,公雞有沒有那一根?─沒有,公雞沒有陰莖。臺灣藍鵲沒有,帝雉沒有,翠鳥也沒有。
提起鳥兒「性」的發展史,就人類觀點而言,再也沒有其他動物比牠們更奇特了。全世界上萬種的鳥類,只有百分之三鳥種的公鳥,譬如雁、鴨、天鵝或鴕鳥家族才有陰莖,其餘百分之九十七的鳥種,交配時完全用不著那一根。
是的,全世界那麼多鳥兒的「雄性特有生殖器」,為什麼就這樣無聲無息消失得無影無蹤?迄今,仍舊是個謎。不過現代的科學家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卻知道「如何」不見了。
現在,我們就來說說公雞的那一根究竟怎麼會不見了。
這一切,科學家也是在五、六年前才發現的,原來一切都是一種叫做Bmp4的特殊蛋白質惹的禍。
科學家經過比較實驗的研究,從中發現,剛開始階段,公雞與公鴨的胚胎成長一模一樣,都長有一粒小小的生殖器結節,只是數天之後,公鴨的結節持續成長,直到長成一根完全成熟的陰莖,公雞的卻突然停頓了下來,慢慢開始萎縮,終至完全消失不見。
科學家進一步發現結節成長初始,公鴨與公雞的基因組並無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後來公雞的結節尖端開始製造出一種叫做Bmp4的蛋白質,接著細胞就慢慢枯萎了。
為了確定Bmp4是否禍首,科學家先將Bmp4植入公鴨的結節,結果整個結節就開始萎縮退化,只剩下一點點勉強可以辨認的痕跡。然後,科學家又再將一種可以抑制Bmp4,叫做Noggin的蛋白質打入公雞的結節內,赫然發現細胞不但停止了萎縮,反而繼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