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值得造訪的三家照顧咖啡館

照顧咖啡館源自歐洲。荷蘭、英國有聘請失智症患者當「店員」的「阿茲海默症咖啡館」,這樣的概念傳到日本後,發展成提供照顧資訊的「介護相談所」,連日本知名連鎖超商LAWSON都開始投入服務。而隨著超高齡社會的來臨,愈來愈多不同領域的經營者投入,盤點社區資源、整合在地需求,不但讓「照顧」這件事情,變得更人性化、更貼近生活,也讓「照顧咖啡館」有更多元的樣貌。

二○一六年,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下稱家總)將照顧咖啡館的概念引進台灣。時至今日,與家總合作的照顧咖啡館已遍布全台,各自以不同形式及特色經營。「很多照顧者是走不出家門、沒有辦法喘息的,」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說,長時間照顧的精神與身體壓力下,照顧者其實非常脆弱。

因此,「喘息咖啡」是國內照顧咖啡館最主要的特色,「我們希望照顧者走出家門,讓自己好好休息一下,」照顧者除了在咖啡館享用免費的喘息咖啡,如果有任何與長照相關的問題,也可以直接向受過訓練的店員詢問。

然而,照顧咖啡館最重要的,還是「人」。「老闆是很關鍵的角色,」陳景寧說,照顧咖啡館的老闆,多半來自照顧家庭,或本身就對長照議題非常了解,才有辦法感同身受,去發掘照顧者的心理需求,並適時提供支持和幫助。

照顧咖啡館尚在萌芽階段,除了家總的照顧咖啡館外,已經有愈來愈多友善照顧者、失能者的生活空間,「我們只是一個開端,」陳景寧期待,照顧咖啡館的多元發展,能讓照顧者在自家社區裡,找到最舒服、最自在的喘息之地。

全台首創!咖啡館店員變身照顧專家
來到逢甲商圈,轉進至善國中旁的靜謐巷弄,有本生活坊的蘋果綠色招牌,以淺木頭色的木條,呈現一個「人」字型。「歡迎光臨!」走入店裡,偌大的一樓空間,一位年輕女孩在吧台手沖咖啡,她是有本生活館的正職員工之一。

其他人呢?「她們都去做家事服務了。」有本生活坊創辦人、同時也是靜宜大學社工與兒少福利學系教授的紀金山笑說,「店裡有點生意,又不會太有生意,這樣最好了,」為什麼?「因為我們不是真心想賣咖啡!」

原來,賣咖啡只是一個手段,「我曾在課堂上問大家,以後想做什麼?好多人舉手說,以後要開咖啡店,」長年研究長照議題和社會企業的紀金山思考,如何在滿足老人照顧需求的同時,又能吸引年輕人加入長照產業,「不如就開一家照顧咖啡館吧!」二○一七年四月,有本生活坊正式開幕,不到四個月,就達到損益兩平。

有本生活坊總共六位正職員工,全都不到三十歲,他們的工作可不是煮煮咖啡就好,從讓家屬吐苦水的喘息服務,到家裡打掃的家事服務、幫長輩翻身、洗澡的居家服務、到日照中心接送長輩回家的「微居服」……,所有想得到、用得到的照顧生活資源,幾乎都能在有本生活坊找到。

開業至今,有本生活坊的經營模式逐漸成形,不但吸引各縣市單位爭相合作,更有近六十個民間團體搶著「加盟」,「政策解決不了的長照需求,就讓社會、社區來做,」紀金山說,希望將有本拓展到全台各地,「預計兩年後全台開兩百家。」有本的合作單位包括靜宜大學、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安訴醫療、家總等機構,且仍然持續增加,近期更獲得政府補助,為兩年兩百家的目標再打上一劑強心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