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咕屋,Do Good Things 何俊賢的非典型教育現場

早在真正踏進度咕屋以前,不曉得與它錯過了多少回。

屹立淡金公路旁,車輛呼嘯而過的跳石海岸邊,那沙漠色、蟻穴外型的房子,分外惹人留心。

它既非咖啡館,也非民宿,從高空俯視,像一隻蹲伏在海岸邊的海龜,房子的主人何俊賢將之命名為度咕屋。

它像閩南語諧音的「度咕」(打瞌睡),令人放鬆、舒心,也像英文名「DoGoodHouse」,被賦予使命,要藉此do something good。

還記得小時候與手足在家裡玩躲貓貓的光景,家裡成了處處玄機的遊樂場,充滿遊興,踏進度咕屋的心情,就像這樣。
不同多數建築的稜角分明、光滑無暇,拱形的結構體、扇形的窗櫺,牆面還有著凹凹凸凸的觸感,充滿了意趣。
2008年,屋主何俊賢領著一批建中、台大的學生,以及鄰近的農友親躬造屋,費時三個月完成,這間沒有冷氣,卻冬暖夏涼的小屋,讓他以素人之姿奪下第一屆台灣綠建築比賽首獎。
隨著聲名遠播,想拜訪度咕屋的人著實不少。三伏天裡,何俊賢迎來了一組又一組不畏炎熱的客人,包括我們。
曾是數學老師的他,言談裡還保有教師的威嚴,在介紹房子前,他先率著一大群人到對岸的海邊淨灘,一人撿一只擱淺在岸上的寶特瓶。
原來,當初買下這片面海背山的土地,何俊賢除了在這裡種菜,農閒時,他時常不畏豔陽地到海邊撿垃圾,即便當地人喊他「憨仔」也不以為苦,就這麼一撿就撿上了兩、三年。

度咕屋,Do Good Things 何俊賢的非典型教育現場
不同多數建築的稜角分明、光滑無暇,度咕屋拱形的結構體、扇形的窗櫺,牆面還有著凹凹凸凸的觸感,充滿了意趣。

與老天的一場對話
令人意外的是,那時的他並不快樂。
出身貧窮的何俊賢,從小就奮發苦讀,也爭氣地一路攻讀到台大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博士,畢業後的他白手起家踏入補教業,也與太太生下兩個女兒,平步青雲的人生,已讓許多人望塵莫及。
「難道,人生就是不斷不斷地賺錢嗎?」彼時,理應邁向不惑之年的他卻提早發生「中年危機」,為了緩解無來由的鬱結,每天清晨四、五點,他摸黑出門打高爾夫,把北部的球場都打上了一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