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彩漆藝中脫胎換骨

在多達數百種的監所自營產品中,經濟實惠、口感又佳的食材醬料、糖果餅乾及甜品鹹點,想當然爾是最能吸引社會大眾青睞的人氣商品。
然而,也有監所不以迎合大眾口味為號召,而是主打難度更高、集結繁複手工及美感創意的工藝製品,卻同樣能贏得眾多「識貨」消費者的一致好評,台中監獄受刑人創作的傳統漆器,就是箇中代表。在這個聚集台灣最多「角頭」的高牆裡,七彩漆藝正帶來最溫和卻最深層的價值洗禮,療癒人心。
中部地區向來是台灣的犯罪率較高的區域,根據內政部警政署2007年的統計,台中市平均每10萬人口可發生3,275件刑案,犯罪率高居全國第一,比位居第2的嘉義市高出426件。
犯罪率高,也反映在監所的收容數字上。佔地約20公頃的台中監獄,目前是全台灣「關」最多人的監獄,總計收容了五千五百多名受刑人(約超收1,500人),極盛時甚至曾有超過7,000名的受刑人入住,而且絕大多數都屬10年以上刑期的重刑犯,堪稱台灣「角頭」最密集的所在之一。
聚集這麼多燒殺搶姦、秉性暴烈的人犯,自營作業的教化工作設計,當然也就必須更加費盡心思。

在七彩漆藝中脫胎換骨

延續傳統工藝
舊名「葫蘆墩」的台中縣豐原市,原為日治時期台灣漆器工藝的重鎮,1970年代的極盛高峰,每年外銷金額高達新台幣6億元以上。可惜後來受到本土產業轉型、中國大陸廉價藝品傾銷的衝擊,漆器產業逐漸式微,人才也日益凋零。
正當各界為漆器這種融合高度美感和藝術性的傳統工藝即將走入歷史而感嘆不已時,集結眾多重刑犯的台中監獄,卻意外擔下了這個傳承任務。
「鐵杵都能磨成繡花針,受刑人當然也有無限的可能性!」台中監獄副典獄長林萬元指出,當法務部開始推動「一監一特色」政策時,就特別鼓勵監所的自營產業,最好能與當地瀕臨失傳的傳統技藝結合,而中部地區的代表當然就是漆器。
「這種具高度技術性、需要長期訓練的工藝,特別適合我們這裡的受刑人特質,」他笑說。
自2005年起,台中監獄陸續開辦3期的「漆藝技訓班」,並延聘曾獲台灣省手工業研究所(今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裝飾陶瓷創作獎」的漆藝名師史嘉祥等人「入獄」指導。發展至今,已成功培訓67名漆藝專才,他們所創作的漆器藝品,每年可創下約新台幣650萬元的營收。

繁瑣至極的製作技巧
有別於一般監所的技訓班,通常以刑期僅剩2年以內的受刑人為優先考量;技術門檻高的漆藝,反倒限制2年內「沒有」假釋機會的長刑犯才能參加,過去曾有美術基礎者更可優先錄取。
受訓者得從構圖、繪畫、書法、色彩學等基礎理論開始學起,再進階至手拉胚、上漆、雕刻等入門課程,最後再視天分琢磨「蒔繪」(以漆描圖紋,在未乾時灑上金屬粉末)、「螺鈿」(將貝殼研磨成粉,鑲嵌至器物上)、「平脫」(把金、銀、銅等金屬薄片切割成需要的造型,再黏貼至器物上)等進階技法。
台中監獄漆藝作業導師吳文瑞指出,漆器的做工極為繁複,要養成一個能獨當一面的「職人」,至少需花費2至3年的時間;而從無到有,製作一個美感及品質兼具的漆器,對過去習慣走歪路、妄想一步登天取得榮華富貴的受刑人來說,也是磨鍊耐心及毅力的莫大考驗。
舉例來說,光是製作最基礎的「脫胎」,就必須先以「手拉胚」作出陶土胎體,再塗上由富含油脂的腰果提煉的純天然「底漆」(可以避開傳統漆匠常見的漆毒搔癢問題),其後在漆未乾前黏貼紗布,經由層層上漆後補平紗布的間隙,陰乾後再利用水砂紙沾水將底漆表面研磨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