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中貿易紛爭的偏差看法

美國認為中國採取不公平的貿易、產業、和匯率政策,因此對中國提出了多項貿易制裁,中國也採取了多項報復措施。這樣的貿易戰會發展到甚麼程度,以及會造成怎樣的傷害,事前和現在當然仍無法準確預測。

大國之間的鬥爭充滿算計,而獨斷的政治人物和很多人民也可能意氣用事。所以這場貿易戰當然不是完全不可能發展或擦槍走火成極大的衝突和傷害。但這並非唯一的可能性,互相威嚇雷大雨小的可能性可能更大,而促成良性發展的可能性也不小。只是台灣不少人士和媒體在評論這場貿易爭議時卻常有幾項偏差,而使一般人過度悲觀,甚至以為做錯的和受害的都是美國。

媒體一面倒批評美國?

媒體上常見的偏差包括指責美國而不指責中國、只談可能傷害而不談可能利益、假設台灣只能挨打而忽視廠商的競爭力和靈活應變,以及只鼓吹恐慌而不想台灣該有的正確戰略。如果人民、媒體、政府能降低這些偏差的看法,即可以降低恐慌並找出更合適的對策。

美國發動貿易制裁的原因是認為中國採取了不公平的手段。要批評美國的政策應該要先討論中國是不是真的採取了不公平的政策。然而台灣和國際上不少人卻不去管中國做了甚麼該改掉的不公平政策,直接就說美國採取貿易制裁是保護主義,是破壞既有的貿易秩序。這種偏見不只對美國不公平,也使這些人對未來可能發展方向的推測發生偏差。先簡單地說,如果是中國採取不當的政策在先,美國的制裁不只是有其正當性,更重要的是中國也可能自知原來政策的不當,而願以某些方式改善,以降低其和美國之間的衝突,而這對全世界很可能是公平而有利的事。

國際貨幣基金(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和其他多邊貿易組織領袖2017年曾聯手抨擊美國採取保護主義,而當年4月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即重砲回擊說這種評論是鬼扯。他指出,與中國、日本以及許多歐洲國家相較,美國是保護主義做最少的國家,而當美國向這些國家要求盡一點應盡的義務時,他們就給美國扣上保護主義的帽子。羅斯表示,講白了其他國家就是要美國維持現在這種其他國家比美國有更多保護主義的體制。

美國的保護主義是否比其他先進國家少,也許是應該研究和爭論的事,但中國有更多保護和不公平政策卻是眾所周知,特別是台灣人民該知道的事。所以當美中為保護主義而爭論時,台灣的某些媒體及人士竟只會指責美國而不管中國那些不只對美國、對台灣可能更有害的不公平政策,實在是非常偏頗。

中國是否有不當的不公平政策,其實中國自己也很清楚。於是習近平主席在美中貿易開戰之後的今(2018)年4月10日在博鰲論壇宣布四大開放新政策,要大幅放寬市場准入、要修訂外商投資負面清單、要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還有要降低關稅及擴大進口。這四大開放政策其實就是明白承認中國原先至少在這四方面是不夠開放或有保護主義的。

但有些媒體卻不提這表示中國原來確有不公平政策,也不敢談這可能是中國在美國壓力之中的修正,而說:「中國擴大對外開放,並主張維護多邊貿易體系,相較於資本主義老大哥美國正處於貿易保護激情,以『美國優先』為核心在全球狂掀貿易戰火,中美兩相對比,令人有今夕何夕之惑。」(《工商時報》,2018年4月11日)。台灣若只有這類的媒體言論,人們將很難知道中國其實有更強之保護主義的真相。

有些人可能認為中國還是開發中國家,所以比較不開放或多一點保護主義是情有可原的。這種想法忽略了中國已是最大的出口國,其所得也已不低的事實。有些人也說美國之所以要貿易制裁中國,是因為怕被中國追過去,中國很多產業和技術已領先世界,因此美國才特別針對中國2025發展計畫的項目提出制裁。依後一種說法,中國當然不該再採取不公平的手段來搶奪別人的產業和發展機會。有點可笑的是,在台灣認為中國仍落後而可採不公平政策,以及說中國已很偉大而將取代美國領導世界的,有時竟是同一批人士和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