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自治,但誰是「自己」?

作者為前經建會主委、總統府國策顧問、台灣大學經濟系主任暨經濟研究所所長。現任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為台灣經濟發展與國際金融專家。

* * *

民主國家人民可以自己做主,市場自由經濟中之企業也自主經營,各種人民團體也都可以自治,所以在自由思想下,大學自治好像也很有道理。但大學自治卻常有很多爭議,其中很重要的癥結乃是這自治中的「自己」到底應該是誰。在討論大學該不該或該如何自治之前,要先弄清楚這個自己到底是誰,是真正的自己還是附身的妖魔。

誰才是具有管理自己之權力的「自己」之問題,在企業和其他人民團體也常出現,其眾多事例可以讓我們了解大學自治爭議中的那些「自己」是否同樣或更為荒謬。

個人自主》仍須法律約束

個人的自主或自由比較單純,因為個人就是那個人自己,那個人的自我意識決定他要做甚麼,通常不會有太多爭議。但即使如此,我們對個人自主還是有不少限制。除了自主或自由不能違背法律之外,對某些心神喪失或精神耗弱的人,法院也可依親人之聲請而宣告禁治產並使他失去自主權力。小孩子也由父母或監護人監護而不能自主。未滿16歲的人沒有性自主權,即使他自己同意,和他性交的人一樣犯《刑法》227條的強姦罪。所以即使在「誰是自己」的答案那麼明確的個人,自主權仍要受到很多約束。

企業自主》股東難以當家

企業的自主除了一樣不可違法之外,在有較多老闆或股東的企業裡,更出現了誰才是企業自己的問題,因此法律和主管機關乃有許多規範。通常負責經營或治理企業的經營團隊乃至董事會,其實都不是企業也不是股東自己,其決策也不一定符合企業利益及股東的利益和意願,因此他們的行為要受各種監督和規範,很多重大的決策也要經過比較接近企業的「自己」之股東大會同意。

但即使有很多規範,台灣還是常出現很多不利於企業自己的決策或行為,更常出現很多個爭做企業之主導意識或「自己」的公司派、市場派,大老婆、小老婆派,大哥、小弟派等等派系的經營權鬥爭。最有資格代表公司自己的股東會也因收購委託書等等做法,而常變成被部分人操控的「自己」。也有一些企業主事者在股東大會的時間和議程上,以及董事候選人資格及名單上做手腳,而把不同的意見和不同派的人幹掉,以使掌握企業的那部分人可以繼續假裝他們就是公司的意識和「自己」,而做可能違背公司和全體股東利益的決策,甚至掏空公司。大學自治也有不少類似的經驗。

上市公司被要求要設獨立董事,也是擔心一般董事可能不依公司和股東的利益,甚至不依法來做決策。但獨立董事仍是由部分股東特別是大股東選出,他們也不見得會、或能依全體股東或企業整體的利益來監督。他們甚至也可能和經營者或其他董事有甚麼不願告訴別人的利益關係。所以在政府有許多規範和介入的情況下,很多企業仍出了極大的公司治理,甚至像樂陞這類欺騙股東和社會大眾的事件。可見組織並不容易像個人一樣有真正自己的意識去為自己做決定或自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