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憶錄之「六四槍聲」

  • 看雜誌 |
  • 分享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 * *

(續前期)學運爆發後,《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發表,定性為「動亂」,我遂肯定中共必然會秋後算帳。因此已經無法「見好就收」,除非中共做明顯的讓步。我也認為中共會鎮壓,但是沒有想到是出動野戰軍包圍北京,以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坦克出動 中共造假

6月3日晚,接到中資公司一位王姓朋友的電話,告訴我四通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曹思源,於6月3日中午從家裡出去買菜後就一去不復返了。這是從北京傳來的捲入學運的中國知識分子中第一宗的失蹤消息。第二天我在凌鋒專欄之外用本名給《經濟日報》寫了曹思源在屠殺前就失踪的消息,以免在混亂中說他是被亂槍打死的。文章於6月6日刊出。

夜裡,北京響起槍聲,10點以後電視台報導一批死傷者送入復興醫院的報導,接著其他醫院也有類似消息。那時醫院還比較敢講話,哪裡像後來遇到某些事情就推說不知。這不可能造假,就憑這點,就知道所謂沒有死人,與後來國務院發言人袁木說只死了23人是滿口謊言。

凌晨,除了在沙發上打一下瞌睡外,一直開著電視機觀看新聞。然後看到一早北京市民湧到街上,當然繼續被槍殺,使人寒心。下午,再接到那位王姓朋友的電話,告訴我他的一位北京朋友冒險出去繞了一圈,看到西郊木樨地一排空無一人的軍車被人放火燒了。我們估計木樨地事件是官方所為,用以栽贓給市民,果然後來確是如此。這天,電視還報導坦克從人身上輾壓過去的消息,更使人吃驚。後來我專門求證,的確有朋友的朋友親眼看到那些「肉醬」。

6月4日上午還傳出天安門廣場火燒屍體、焦味四布的消息。我打電話給戴晴,確認她的安全,她告訴我她退黨了。戴厚英那天不在,第二天才通上話。6月4日下午,支聯會在跑馬地馬場召開大會,我雖然有許多稿子要寫,還是出席了。這是我到香港十幾年來第一次進入馬場,不是為了賭錢,而是政治議題。

我寫評論很快,因為以我在中國居住21年的經驗,以及我對中共的認識,所以反應很快。六四前後,我每天的凌鋒專欄有《經濟日報》與《東方日報》,此外,在《經濟日報》、《明報》、《星島日報》、《快報》的評論版也用凌鋒與林保華的名字寫較長篇的評論,第二天就可以見報,比副刊小方塊的專欄及時。

香港成為營救大本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