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S HOBBY 尋回攝影最單純的感動

在科技產品世界中,後浪取代前浪總是毫不留情,如今連Annie Leibovitz拍照也用數位相機,傳統底片機確實該下台一鞠躬。然而,就像有些作家寫小說用電腦,寫詩卻要用鋼筆,或是村上春樹堅持用LP唱盤聽爵士樂,這些傳統工具的表現雖非現代高科技的對手,卻有種無可取代的感性氛圍,而底片相機除了獨有的畫質色彩,更重要的是一名攝影愛好者若從未好好用過傳統相機,我們很懷疑他對於攝影的認知是否正確。不要預覽LCD,不要各種電腦曝光模式;而是自己捲上底片,用測光錶去調整光圈與快門的組合,甚至每格底片都用手去捲動……有太多知識,應該要從底片機開始學起,有太多經典的型號值得好好賞玩(想想看數位相機改朝換代速度之快),別讓快速便利的數位相機剝奪了照相最基本且簡單的感動!

Lomo 要讓底片機再活一萬年

要說為什麼底片到今天還剩口氣,甚至還有點時髦,Lomography的竄起與成功肯定功不可沒。Lomo藉由Lomo Society的組織串聯,再加上跟藝術活動的積極整合,幾年下來玩Lomo的人數大為增加。Lomo存在的價值剛好與數位相機標榜的背道而馳,這種效果不夠專業的Toy Camera,在過去根本不登大雅之堂,只是給人們隨便拿來玩玩的,沒想到Toy Camera的不專業、不穩定在數位時代反而成了一種稀有風格,符合Snapshot的樂趣要求,不需要電腦修圖,也不用電子元件的幫忙,讓拍照回歸到手指頭跟快門之間的直接溝通過程──裝底片、構圖、按下快門,再滿心期等著結果成像。而這些年更因為不斷併購一些瀕臨倒閉邊緣的相機小廠而令產品線更加豐富,Lomo家族不但發展得頭好壯壯,軍容盛大的家族成員一字排開,更成為地表上最後一條為底片而戰,攻不破的馬其頓防線。

MEN
Diana F+ HKD390

MEN
邵亭魁∕攝影年資:21∕第一台相機:Nikon FM2∕現在擁有的底片機:Leica M7


專業攝影師談底片機

一說起小邵的Leica M7,他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笑容,「它拿起來有種沉甸甸的重量感、觸摸起來卻則有冷冰冰的金屬味道,而外型的工藝與設計更是一流。有時候我在國外旅館晚上無聊,甚至會躺在床上邊摸邊看,感覺很爽。」當初小邵買這台相機時,剛好是個傳統相機準備過渡到數位相機的時刻,他心想這也許是M系列最後一款傳統底片機,因此決定買下並一直留著。

問起他最近這幾年是否還有機會讓底片機在工作上派上用場?小邵說其實幾乎是很少,除非是特殊的Case,不然多半還是用數位來拍。他坦言,現在的數位科技真的進步很快,傳統底片相機根本就不是數位相機的對手,但他個人並不喜歡「人整天追著科技跑」的感覺,甚至每年還會特別抽出一個月的時間去旅行、去抽離,身上所帶相機就是這款Leica。

小邵喜歡底片機的理由其實很多,「我喜歡底片的那種不確定性、和光感應時的化學變化、拍照時的過程……更重要的,還有那獨自在觀景窗的世界裡沉澱的感覺,這讓我有一種類似修行的感受。」

小邵說,使用底片相機時所要注意的細節、技術層面真的很多,所以過程中總有很多變數,光是那些快門、光圈、光線、底片的種類、色溫……只要有些許不同,最後都會造成不一樣的結果,而這一切都有待沖出照片時才會知道。「很有意思的是,有時候並不一定要有正確的曝光,才會拍出最好看的照片,甚至是脫焦、漏光等等都是一個很美的呈現方式。」但到了數位相機時,那種期待的感覺變少、甚至是沒有了,拍完馬上就能直接在相機上看,大概的情形在螢幕上早就一目了然,拍照的感覺自然就變得很直覺、沒那麼深沉。

圖片提供—Lom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