蒐藏全世界:史隆先生和大英博物館的誕生

蒐藏全世界:史隆先生和大英博物館的誕生
蒐藏全世界:史隆先生和大英博物館的誕生
作者:詹姆士‧德爾柏戈(james delbourgo)   出版社:左岸   出版日期:2021-12-01 00:00:00

☆ 從大英博物館的誕生看全球史
☆ 收藏博物學家的博物學家,如何串接起東西方的採集網絡?
☆ 藏珍閣裡的物件排列和分類,如何反映宇宙秩序?
☆ 第一座公共博物館,如何體現公民與國家的新關係?
☆ 如何從轉型正義的新視角,看待這位奴隸主?

《衛報》《倫敦時報》《紐約時報》《紐約書評》選書
英國科學史學會Hughes Prize
美國十八世紀研究學會Louis Gottschalk Prize和
Annibel Jenkins Biography Prize
美國歷史學會Leo Gershoy Award

當今的大英博物館收藏了人類過去的寶藏,但是在它誕生的時刻,卻是探索新世界的前沿基地。它的奠基者漢斯・史隆,為博物館的庫房藏量和定位,立下了第一個里程碑。他過世後,後人根據他的遺囑,成立世界上第一個「公共博物館」。

為什麼史隆願意不計一切代價,致力收得全世界各處的物件?自然史的採集,不只是為了個人求知的熱忱,更是承自「藏珍閤」的傳統,透過物件的排列和分類,博物學家不僅揭示了可資利用的經濟資源,還意圖展現神的秩序,文明與野蠻的分野,迷信到理性的進程。

但是,要網羅什麼樣的物件,才能展現世界運行的奧秘?什麼樣的事物才算「珍奇」?「一根珊瑚掌」「一顆結石」「一段牛脊椎,上面被一支橡樹枝貫穿」,這些奇特的物品如何被歸類?又如何視覺化這些物件,讓知識交流更精確?

故事裡,史隆並不是唯一的智者,若沒有非洲奴隸提供的採集技能和植物知識,史隆便無法從距離歐洲千里之遙的牙買加,深度探取美洲的物件,奠定跨洋尺度的多樣性;若沒有英國東印度公司僱員的協助,或者從「福爾摩沙」來到倫敦的騙子的誆言,或者全球各地各有所圖的採集者所上繳的標本,史隆便無法突破地理空間限制,將物件集中到帝國中心。他親自做採集(collecting),但更多時候,他是收集博物學家的博物學家(the collector of collectors)。

現代世界從採集(to collect)開展。光是將成千上萬個物件加以分類、條列,編纂成目錄(to catalogue),本身就是通往認識外在世界的方法。能夠完成一份目錄清單,證明了具備堅強的軍事力量、充沛的商業活力,以及文化實力。強國才能對外徵集,進而編寫目錄清單、打開藏珍閣供人參觀,展現萬物的法則。

這本書首次運用史隆的標本與物件、還有他的「物種目錄」所寫成。史隆的遺願是維持收藏的完整性,結果卻被現代學科專業化的趨勢所沖散,變成植物標本歸於自然史博物館、書信手稿歸於大英圖書館、其他物件與圖冊歸於大英博物館。作者試圖將完整的史隆拼回來,也讓我們更加認識帝國的歷史。

★名人推薦:

戴麗娟(《記憶所繫之處》譯者、中研院史語所)
洪廣冀(臺大地理系)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